首页 -> 2006年第1期

爱,有时来不得半点心软

作者:丁立梅



字体: 【





   一个从乡下进城打工的女孩,爱上了一个城里的男孩。为了接近男孩,女孩用尽温柔,终于打动了男孩,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但这以后,女孩变了,她总是患得患失,害怕男孩会爱上别人,所以对男孩的行踪控制得很紧。男孩出门时间稍微长一些,她都要盘问半天。男孩的手机她更是每天必翻看,给谁打电话了,给谁发信息了,她都要知道。男孩不胜其烦,屡次想结束他们的关系,但都被女孩的泪水顶回去了。女孩哭着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太爱他。男孩心软了,想,或许结婚后会好些。
   他们结婚了。结婚后女孩并没有丝毫改变,反而变本加厉,对男孩管得更紧了。她的心里眼里,全是男孩。得承认,女孩的确是爱男孩的。有什么好吃的,她都留着给男孩吃;平时自己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但替男孩买东西时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这样的爱,让男孩感到窒息。男孩时常表现得很茫然,心里空空落落。一次男孩因为有应酬回家晚了,女孩不依不饶地追问他都跟哪些人在一起,还一一打电话去核实。男孩尚存的温情,就这样散去了,像突遭冷水淋过。男孩对女孩说,要不,我们分手吧,那样对你,对我,或许都是好的。女孩听了,愣愣地盯着男孩两分钟,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往阳台上跑。男孩赶紧跟在后面追,在女孩纵身跳下楼的前一秒钟,从背后抱住了她。事后,女孩泪流满面地说,在这个城市,我举目无亲,就你一个亲人,你不要我了,我还有什么活头?男孩的心,便像从荆棘上滚过,很疼痛地跳了一下。他想,女孩到底是爱他的。他不敢再提离婚的事,继续和女孩把日子过下去。
   女孩却因此抓住了男孩的“软肋”,动不动就嚷着要跳楼。每一次,都是男孩道歉了才作罢。
   一日,单位临时派男孩出一趟差,因为走得匆忙,男孩没来得及跟女孩打招呼。后来在半路上,男孩给女孩打电话,告诉她他出差了。女孩知道了恼怒不已,说男孩糊弄她,怎么走之前没听他说要出差。她要男孩立即赶回来。男孩说,别闹,我在路上呢。女孩却不管不顾,说,我就要你回来,你不回来,我立即跳楼。男孩这次没听她的,认为她不过是闹一闹,遂关了手机,继续他的行程。
   半小时后,单位追男孩的电话几乎打爆机,好不容易有人辗转找到男孩,没有多余的话,只让他快快回家。女孩跳楼了——
   男孩举债十几万后总算替女孩捡回了一条命,却,终身瘫痪——
   一瞬间,男孩苍老得无以复加。他现在整日面对的是怎么收拾也无法收拾成圆满的残局。男孩忍不住痛哭失声,说在恋爱的当初,若是他能硬着心肠跟她分手,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田地。
   爱,有时真的来不得半点心软。用心软泡出来的爱,就像用丝线把风铃挂在悬崖边,看似温馨,但稍有不慎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龙浩摘自《家庭》2005年第12期上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