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期

别错过戴留斯

作者:肖复兴



字体: 【





   戴留斯,这位英国多产的作曲家,这位晚年同巴赫和亨德尔一样双目失明的老人,在生命临终前还在枫丹白露前的卢万河畔口授他的音乐创作,让我对他的经历和音乐充满想像。我买一盘戴留斯的唱盘,让我和一位坐在轮椅上失明的老人邂逅相逢,他敲打在石板地上的手杖声,和这从唱盘里喷吐出来动人的音乐,在夜风中仿佛摇曳起纷飞一片的紫色藤罗花。
   尤其是听他的《孟春初闻杜鹃啼》、《夏夜河上》和《走向天国的花园》,忧郁中渗透着一种葡萄酒酿造的甜美,弥漫在大自然清新的空气之中。也许,我们听的大喜大悲的音乐太多了(如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听的人工添加剂的甜果汁的音乐太多了(如约翰·斯特劳斯和理查德·克莱德曼),真正品尝到这种陈年佳酿的机会太少。长期以来,由于我们与大自然的隔膜,我们的嗅觉和味蕾已经太不灵敏,甚至出现了问题。我们也许听不到春天杜鹃的啼鸣,看不到夏夜河上的雾霭,也无法闻到天国花园的花香。但《孟春初闻杜鹃啼》那种由弦乐反复吟咏的乐段所织就出的几分神秘,长笛几声清脆的撩拨而后荡漾进整个乐队之中那种牵心揪肺的情思;《夏夜河上》那种微风轻拂水面荡漾起一圈圈涟漪的湿润和河水远远流淌进天边夜色中的不可捉摸,让你忍不住有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
   特别是《走向天国的花园》中的弦乐实在是太美了,那一天这首曲子突然从夜空中传来,如同从渺渺的云中飘逸而来,随融融的月光一起洒落在我的身上和心里,美得让我无言伫立在清凉的夜色中,一直到听完为止。尾声部分在竖琴伴随下单簧管插入后那种飘渺沁人的感觉,天茫茫,水茫茫,把你的心带到不可知的地方你却愿意随它一起飘飞到远方。
   这样说听戴留斯的感觉,总觉得说的不够准确。忽然想起俄罗斯作家普列什文在《叶芹草》中描绘的景象——
   白桦倒在了地上,在灰蒙蒙的还没有上装的树木和灌木丛中,显得那样伤感和悲凉,但一棵绿色的稠李却站着,仿佛披上用林涛做成的透明的盛装……
   春天暖夜河边捕鱼,忽然看见身后站着十几个人,生怕又是偷鱼网的,急奔过去,原来是十来株小白桦,夜来穿上春装,人似的站在美丽的夜色中……
   或许,这些充满诗意的图画,画出了戴留斯音乐的一部分,比文字的任何形容都要准确些,让我们能多少捕捉到戴留斯音乐的一些影子。戴留斯音乐的核心是自然的,是诗意的。
   如果要为戴留斯的这些乐曲配图的话,用普列什文这样两副林中的图画,大概多少触摸到一些戴留斯的脉搏。
   在夜色笼罩的林中那稠李或白桦的后面,站着的一定是戴留斯。
   别错过戴留斯。
  (林菲摘自《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