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期

信任

作者:范林青



字体: 【





   一位孤独的农夫在麦田附近发现了一只可爱的小动物。当时这个小家伙正无助地在草丛里徘徊,试图找到自己的亲人,但显然没有成功,它身上有多处擦伤,精神状态看起来相当不好。农夫以为这是一只走失的幼猫。
   “上帝啊,您忠实的基督徒现在可以做一回善事了。”他划着十字,然后将这小动物抱回家中喂养,并为它取名库克。
   库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幽默大师的气息——它那与生俱来的可爱时常闹出笑话,令人不得不心生爱慕。农夫和库克终日为伴,形影不离,彼此之间的感情愈加深厚。农夫不再把它当成一只猫,有时候他甚至想像不出失去库克之后自己的生活会沦落到何种地步。
   光阴如梭,库克慢慢长大,农夫很期盼它成型之后的模样。是健壮?是肥胖?是纤弱?或者和现在一样顽皮可爱?农夫每日都在一种欣喜若狂的心情下观察着库克点点滴滴的变化,一刻也未曾停止。
   但是,农夫发现,库克的生理成长越来越异常。它的面部有两条黑色竖纹,身上的黑斑也逐渐明显,牙齿更是酷似有着强烈嗜血欲望的獠牙……与其说它是一只猫,不如说它是一只豹子更为合理。
   农夫崩溃了。和其他任何食肉动物一样,这是一种凶猛的野兽,若人手无寸铁,则随时可能毙命于它充满血腥味的口中。它奔跑之迅猛几乎是家喻户晓,据说最高时速可达120km/时,如果它对你有攻击欲望,那么一般来说,你就只有等着向死神报告了。农夫儿时的一个伙伴就是丧命于豹子之手,因此他对这种动物不仅有仇恨,而且还有深深的畏惧,如今他却每天和一只豹子生活在一起……
   想到这些,农夫除了恐惧,便开始盘算如何将库克赶出去。但每次他接近这位昔日的伙伴时,一看到库克锋利的爪牙,他就畏缩了,他担心这家伙会一口把自己吞了果腹。于是农夫决定再等几天,待它不注意时再下手。
   由于恐惧,他开始疏远库克,不陪它玩,不给它喂食。库克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便总想亲热农夫,像以前一样跳到他背上舔他的后脑勺。而农夫总是与库克保持距离,有时甚至对它不管不顾。
   久而久之,库克对农夫也不抱任何幻想,这样任由它放纵自流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库克的兽性逐渐觉醒,而人性,则完全被覆盖,最后消失。
   农夫再也无法忍受,他决定立即将这吃人的家伙赶出去,否则说不定今天他就会去见死神。
   库克正在睡觉,它听见有声响便立刻起身,而此时农夫已经拿着尖刀站在它面前,库克的眼神里明显流露出惊恐之色,就像小时候迷失在草丛里第一眼看见农夫时的那种眼神,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丝愤怒。
   农夫手脚发软,他没有劈准,原本应该砍在库克脑袋上的刀刃,却意外地落在了它腿上。库克撕心裂肺地嗥叫了一声——然而它没有向农夫扑过去,它只是拖着伤腿,默默走开了,它再也没有回来。
   若干年后,有人在麦田附近发现了农夫的遗体。他冰冷的身体旁,写着一行他在弥留之际用血写下的字:“……我遭到了一只豹子的攻击……它腿上有一道很深的疤……”
   人们将农夫那完整无缺的遗体就地掩埋,大家都对他遭受野兽袭击却能留全尸而惊诧不已。因为信任,农夫拥有了一段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不信任,他无奈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