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3期

银婚礼物

作者:吴会艺



字体: 【





   我不止一次想像过我们的银婚典礼:在一个用鲜花装饰着的白色帐篷里,有一个6人管弦乐队;几百个客人拥挤在帐篷内,丈夫和我交换着钻石手镯;乐队奏起乐曲,我俩摇摇摆摆地跳着舞;然后,爬上游船,打开香槟酒,泪水涟涟的儿女们在码头上向我们挥手……
   实际情况是:孩子们把两个汉堡包和几个热狗扔在烤架上,扔得乱七八糟的食品等着我们去收拾,桌子上是我们互赠的礼物:一件看起来什么人都能穿的浴衣,一瓶带喷嘴的淋浴剂。
   25年了。我时时感到,我和丈夫几乎成了一个人:思想、经历、观点和处理事情的办法已经完全融为一体。
   有时我会奇怪,在这25年间,我究竟都为他做了些什么,而他又做了什么,让我们互相不能割舍。他不是个兴趣广泛的人,只是偶尔和不多的好友一起散散步,钓钓鱼;我也并不是个脾气温顺的女人,每一个或者两个星期中都要有一次把蔬菜扔在他身上,怒气冲冲地告诉他,我不喜欢总吃同样的食品。现在,我第一次想到,他是否知道我有什么烦恼,是否想过什么办法为我解忧?
   丈夫从烤架上拿起最后一个汉堡包,问我想不想吃。
   “你知道,理查德给利丝买了一枚贵重的钻戒,她给他买了一件长的毛皮大衣。”我说。
   “住这么热的地方,毛皮大衣有什么用?”他笑着回答。
   他开始收拾东西。我看着他。我们一起经历了两次经济危机,3次流产,住过5所房子,养育了3个孩子,用过9辆汽车,有23件家具,度过7次旅行假期,换过12种工作,共有19个银行存折和3张信用卡。我给他剪头发,掖好过33488次右边的衬衣领子;我每次怀孕时,他都给我洗脚;有18675次在我用完车后,他把车子停到它该停的地方。
   我们共用牙膏、橱柜,共有账单和亲戚,同时,我们也相互分享友情和信任……难道这就是我们在一起生活了25年的一切?
   他走过来,对我说:“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
   “什么?”我惊喜地问。
   “闭上你的眼睛。”
   当我睁开眼睛时,只见他捧着一棵养在泡菜坛子里的椰菜花。
   “我一直偷偷地养着它,若孩子们看见,就会把它毁了。”他乐滋滋地说,“我知道你喜欢椰菜花。”
   也许,爱情就藏在这些琐碎、简单的事情之中。
  (王永生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