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3期

寂寞的,孤独的

作者:丁立梅



字体: 【





   不知是不是这个世界真的越来越寂寞了,一首名为《Lonely》的歌曲,甫一面世,竟立即蹿为全球点击率最高的歌。
   Lonely,汉译为“寂寞的,孤独的”。不要听歌,单单字面上这几个字,就足够引起人的共鸣了。这世上,谁不是寂寞的孤独的?热闹也好,安静也罢,拂去人世浮华,每一个灵魂,其实都是一粒孤独的种子。
   创作并演唱这首歌的,是一个叫Nana的黑人。他出身于非洲加纳一个富有家庭,他本应有个幸福完满的人生,但父母不合,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他们而去。母亲带着年幼的他,漂洋过海到了德国。在异国他乡那片天空下,他一日一日长大,饱受肤色歧视,世事多是无奈。成年后,他写下这首《Lonely》,把所有的伤和痛——童年的不开心,少年的失意,青年的爱情失败,全都展露出来。那在灵魂深处,一声声寂寞的呐喊,如同旷野的风,呼啦啦,呼啦啦,直吹得人的心都起了褶。
   整首歌的节奏,绵长里带了明快,仿佛午时阳光正好,水面上跳出点点白的光,咚咚,咚咚,让人忍不住跟在后面想舞蹈。舞蹈?那是怎样一种姿态?只要闭起双眼,一个世界就消失了。远古洪荒,孤独的岛屿。原来,人就是那样一座岛屿啊,四周一片汪洋。“I am lonely lonely lonely”(我是这么这么地孤独),泪水,委屈,无尽的长夜,等待的漫长。
   那么,舞蹈吧,淋漓尽致地舞蹈吧。“I am lonely lonely lonely”,女声的伴唱,更像柔软的一把刀子,轻轻划过人的肌肤。是的是的,“我是这么这么地孤独”,在凉爽的六月天,请允许我流一场痛快的泪,请允许我疯狂一回。“我们知道游戏的规则/如此的清楚明了”,清楚又如何?不问前世,不问将来,我只要现在,只要当下。当下,你一定要看得见我,你一定要知道我的心,我是这样这样地渴求你的爱。哦,上帝!
   歌曲中,还穿插了大段的说唱。Nana嗓音低沉,呻吟般的絮絮倾诉。像个无助的孩子,一个人走在荒原里。天是那么高,地是那么广,人是那么小,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家园?
   但又不是让人绝望的,他有他心之所往,“穿过午夜孤独的大街/身上带着新添的伤痕/眼含泪水/去寻找光明”,光明在哪里?“黑暗是必经之路/上帝会拯救我”。原来,每个人的心上,都住着一个上帝。
  (王永生摘自《晶报》2006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