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0期

从头再来

作者:莫小米



字体: 【





  有位朋友在国外做了一阵子生意,回来讲起一个人。
  先得从朋友讲起。她几乎是白手起家,最开始是到繁闹的集贸市场去卖快餐,每天半夜起来煮茶叶蛋、煮粽子,装在一辆小推车上流动销售,专供那些做生意守摊位忙得走不开的小老板、伙计们。慢慢积累了些钱,开了家食品店,并给一家规模挺大的赌场供货,由此认识了这个人。
  这个人是赌场里打工的厨师。那赌场的一大特色,就是可以免费吃食,哪怕不赌也可以吃。赌场老板哪会打错算盘,这些前来吃白食的当然都是潜在的赌客。这位中国厨师有一手烹饪技艺,当初,他就是生意失败走投无路,到这吃白食来的。没想在赌场一待就待了20多年,从一个小伙子熬成了中年人。
  她送货,他验收,渐渐熟了。有一天他高兴地告诉她,已经攒下了不小的一笔钱,够回家娶个媳妇的。算一算父母都已经老了,出来这么多年,也该回家了。
  她为他高兴,她知道他在这做厨师的薪水还是蛮可观的。
  可是不久后的一天,她照例去送货,看见有人头撞着墙号啕大哭。仔细一看,正是那个厨师。
  原来他临行前想赌一把碰碰运气,一夜之间将几年的积蓄全部赌光还欠了债,只能留下来继续干活,回家的路又变得遥不可及。
  她上前劝慰,旁人说:你劝也没用,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在这儿赚到的钱,足够回去五六趟的了,但每次都像这样还了回去。
  此后的日子,朋友又见那厨师在高高兴兴地打工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惊诧于一个人的意志,在没钱的时候是如此的坚毅,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从头再来;但为什么,在有钱的时候又是如此的薄弱呢?
  (张鸣凤摘自《今晚报》2006年9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