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0期

为了心中那座灯塔

作者:张达明



字体: 【





  日前,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同一时间播发了一条震惊全球的新闻:奥地利女孩娜塔莎·卡姆普什在失踪了8年后,突然回到了家。在她失踪的8年时间里,她的父亲一刻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女儿,而她也一刻没有放弃回家的努力。
  当记者问及娜塔莎,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有如此坚强的毅力和意志时,她回答记者说:“因为我有家,家是我心中的灯塔,她时刻照亮着我回家的路,不管回家的路途有多遥远,也不管回家的道路有多艰难,我相信,只要心中灯塔的光亮不熄灭,我就能在灯塔的照耀下,一定回到我那可爱的家。”
  娜塔莎·卡姆普什的噩梦是从1998年的3月2日早上开始的。
  那天,她刚过了10岁生日。因为父母离异,她和父亲住在一起。早上,她像往常一样,和父亲道别后,就蹦蹦跳跳地上学去了,当她走到一个僻静处,一名闲逛的男子叫住了她,向她问路,还不等她给那名男子说清楚,男子就一把抓住她,她极力反抗,但那男子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拖到了一辆轿车上。
  从那一刻起,她就被那个有着变态狂的44岁男子沃尔夫冈绑架了。
  在被绑架最初的6个月里,她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她被带到一个不足6平方米大的地下室里,那里没有窗户,她曾试图逃跑,就向墙壁扔瓶子,用拳头擂墙壁,希望有人能听到她的声音,但是所有的挣扎都不过是徒劳。
  两年后,她已经长到12岁了,她仍在努力逃出那个魔窟,但都无济于事。
  于是,她不再在行动上有所表现她要逃跑的企图,她一直在寻找成熟的时机,她知道,她不能再做什么冒险的尝试了,如果尝试失败,就意味着那个魔鬼将永远会把她关在地牢里,以后逃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她为了麻痹那个魔鬼,便装作很顺从的样子。麻痹起到了效果。后来,她就被允许到楼上读书或者做些家务活,但都是在沃尔夫冈的严密监视下进行的,每次的时间都不会很长,她很快又被重新送到那个又潮又黑的地牢里。
  她继续采取麻痹战术,再后来,娜塔莎会被沃尔夫冈带上去上街,但为了防止她逃跑,他通常要求她走在他前面,为的是不让她脱离他的视线。
  曾多次走在大街上,娜塔莎疯狂地试图通过眼神来引起路人和商店店员的注意,但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人们是不会注意一个小女孩的举动的。一次次求救的失望,使她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晚上,躺下时,她检讨了自己冲动的表现,幸亏没被恶魔察觉。她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有那么一点点冲动行为,后果都将是致命的。她想,不能图一时冲动的痛快,而最终永远失去回家的机会。
  她这时总会想起自己的家,那个心中明亮的灯塔,她就会强行稳定住自己烦躁不安的情绪。
  转眼,时间就到了2006年的8月份了,距离她被绑架的时间已经过了8年多,这年,她也18岁了。
  8月23日这天,对于娜塔莎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中午,沃尔夫冈又一次带她坐车去上街,走到半路,沃尔夫冈要接一个电话,娜塔莎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趁他接电话的那一小段时间,猛然迅速打开车门,等沃尔夫冈反应过来后,她已经跑过了马路,冲到附近一栋房屋的花园里,借用这家主人的电话报了警。12分钟后,当警察出现在娜塔莎面前时,她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这才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
  在娜塔莎逃脱的当天深夜,绑架她的恶魔沃尔夫冈撞向了迎面开来的一列火车上,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正是因为娜塔莎心中始终有座不灭的灯塔在照耀着她,才使得她时时刻刻都没放弃回家的努力,她最终做到了,回到了家,回到了日思夜想着她的父亲身边。
  人们在谴责那个绑架她的恶魔的同时,更敬仰的是小娜塔莎顽强的毅力和惊人的意志。
  在为她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对她的采访活动一直进行了45分钟,她虽然有时会偶尔咳嗽一下,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掉过一滴眼泪。
  她说:“现在不用哭了,因为我已经切切实实地见到了心中的那个灯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为什么要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