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抵消

作者:莫小米



字体: 【





   毫不相干的两个老妇人,且容我将她们放在一起说。
   一个是传统的典型模范,另一个是杀人犯。
   传统典型模范的事迹是,这一辈子,她收养了许多孤儿,大多是病残儿。一把屎一把尿,不嫌脏不嫌烦。她手上像有仙气,人家养不大的她都养得大,人家养不好的她都养得好。养到非常可爱,就被人领养走了,没人领养的,她就一直当自己的孩子养着。
   杀人犯的案底是,她一直遭受家庭暴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杀了丈夫,并主动投案。
   第一个老妇人在母亲节到来时受到表彰,我知道了她以及她的感人事迹;第二个老妇人在普法宣传日到来作为法盲的典型案例,我知道了她以及她的辛酸人生。
   讲到此,两件事情似乎还牵扯不上。再听我说。
   第一个老妇人在我们的记者去采访时讲了句不能见报的实话。她说她三十多岁时去算过命,算命瞎子说自己五十岁以后将多病多灾,惟一的办法是多做善事,尤其是收养小孩。她说你看,我先后带过一百多个小孩,我现在七十多岁了,还健健康康呀。
   第二个老妇人在讲述自己的杀人动机时忍不住掀起了衣襟,你们看,我身上那么多旧的、新的伤疤!她声泪俱下地说:“他打了我一辈子,我才打了他一棍子,没想到就把他打死了。”
   现在你是否觉得两位老妇人有相似之处呢?她们都生活在农村,她们都是敦厚善良的人,她们的想法和做法都很简单。第二个老妇人用一棍子抵消了一辈子所遭受的家庭暴力,她说现在自己和他扯平了,已经不恨他了;第一个老妇人呢,算命瞎子一句瞎话,她竟愿意以一辈子持之以恒的善举来抵消。
   抵消了,就平衡了。
  
  (冯国伟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