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爱心

作者:山口百惠



字体: 【





   记不清是几年以前的事情了。
   连季节也记不清楚了。
   那一天在广岛的体育馆里举行音乐会,和平时一样拉开了帷幕,演出顺利地进行着。当节目演到一半的时候,舞台暗转,我站在聚光灯的光圈里,喃喃地开始了独白,内容是关于母亲的事情。独白持续了大约五分钟,我记得是用这几句话结束的:
   “有一天,等我穿上了嫁衣裳时,我要向母亲说:感谢您……”
   钢琴轻柔地弹起《大波斯菊》的序曲。就在这时候少女从后面的观众席里奔向舞台。
   在昏暗中,她那件白色的连衣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看样子她是想来献花的。可是在奔到离舞台不远的地方,被一个服务员拦住了。我站在高高的舞台上也看得见那交涉的情景,服务员的有点粗暴的行动使我担心。我唱着歌,注意力总不免被引向那边。仔细看时。只见少女把脸俯伏在旁边一位妇女的肩上。
   “是在哭吧!”
   我再也不能无动于衷地表演下去了。理所当然地,我希望这次演出能成为这位少女的美好记忆。
   我最担心的是,少女对我的好意受到了旁人的伤害;我最伤心的是,那颗洁白得像她的连衣裙的心染上了泪痕。我深恐失去我和少女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唱完《大波斯菊》,我又开始独白,我的视线追随着少女,说道:
   “服务员只是努力做他分内的事,请原谅。如果你愿意的话把你手中的花送给我好吗?”
   少女望着我一动也不动。也许我被拒绝了,也许是她不肯原谅我。可是,一瞬间,少女微微地点了点头。
   一步,一步,她向我走来,把花束举到了和她身材差不多高的舞台上。
   多么令人高兴啊!至少,此刻我是超越了歌手和听众这样一个界限,直接深入了这位少女的内心世界。同时,她也深入了我的内心世界。
   “谢谢!”我从心底里迸发出这句话。我把目光移向接过来的花束,这是淡色的大波斯菊。
  
  (司志政摘自《心灵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