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人生感念三则

作者:莫小米



字体: 【





  喜欢
  
   放寒假,三个城里女孩到乡下玩。
   乡下舅舅带着她们到处转悠,把他认为最新奇好玩的,最值得自豪的东西一一指点给她们看,但大约是见多识广的缘故,女孩们的反应总是淡淡的。
   后来来到一个花圃,花圃里有一个暖房,从凛冽的萧瑟中走进暖房,满目鲜绿立即让女孩们眼睛发亮。看见那三盆橘树盆景时,女孩们发出欢呼。那三盆橘树都结有一个圆硕的、金灿灿的柑橘,确实美丽极了。
   见女孩喜欢,舅舅毫不吝啬地拧下了一个柑橘,女孩一愣。当发现他还打算摘第二个柑橘时,她们一齐大喊:“不要,不要摘……”舅舅只道她们是客气,哪里肯听,转眼工夫,三盆橘树都只剩了墨绿的叶子,三个柑橘放在了三个女孩的手里。
   金灿灿的颜色与女孩眼里的神采一同消失了。这样的柑橘,家里不是经常有一整箱吗?他们喜欢的,是挂在树上的柑橘和结着柑橘的树。现在,她们的喜欢,毁于顷刻。
   而这一刻,舅舅满心欢喜,他以为,他终于给了她们喜欢。
  
  浪费的胶卷
  
   假日,一个大家庭聚餐。
   一卷胶卷,餐桌上拍掉一半。大哥提议:还有半卷,到后面小山上去拍吧,那里春意盎然。
   扶老携幼,登上小山,找一处佳景,大家庭合影,小家庭留影,老人们来一张,孩子们来一张,兄弟合一张,爷孙合一张,姑嫂合一张,妯娌合一张……拍了一张又一张,大家绞尽脑汁把所有的排列组合都想遍,胶卷才终于拍到头了。
   拍完了,大家就轻松了。孩子们开始打打闹闹地疯玩,妯娌们欢呼遍地肥美的荠菜,奶奶拉着最小的孙女表演《两只老虎》,连人到中年的大哥二哥也在草地上重温起儿时的摔跤游戏来……一直文静地站在旁边打量的大嫂说:“那些胶卷,留着这会儿拍,那有多好。”
   与动物不同的是,人会用各种方式,把生命中精彩的瞬间定格、记录、留存下来,其中的一些,后来就成为艺术。可为什么,生活那么精彩,我们却往往只记录了平庸呢?也许就是因为,当精彩出其不意地到来时,却没了胶卷,胶卷已大量浪费在你对生活的平庸摆弄之中。
  
  淹没
  
   两女三男五名记者完成了赴大西北雪山哨卡采访边防战士的任务,明天就将飞回南方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而此刻,他们坐在雪山脚下的一个小酒馆里,齐齐地放声大哭。
   是谁先哭起来的,事后都忘了。为什么哭——悲伤?难过?欢喜?激动?好像都不是,就这样毫无缘由地哭、哭、哭。
   他们记起那些嘴唇裂口的战士,奇迹般地从漫天冰雪中变出了绿色蔬菜,他们却一口都难以下咽;他们记起为上一个地势更高的哨卡采访,与部队领导磨破嘴皮,终于如愿,却给战士添了无数麻烦……雪山上艰苦的生活,恶劣的气候与大自然的奇景,人间最美的情操,使他们突然发觉自己的纯美,而且,是完全自然的。
   但是明天,他们又将融入都市的人群恢复原来的样子,潇洒自如地对付各种人事,并对早已熟悉的这一切习以为常。
   他们哭,是不是对那个纯美的自己依依不舍?
   他们无法不感慨渺小的个人意志,在雪山,就被冰清玉洁淹没了;在都市,就被灯红酒绿淹没了。所以在此刻——在雪山与都市的交界处,他们被自己的眼泪淹没了。
  
  (青衫客摘自《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