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作者:稂晓燕



字体: 【





   7月22日,在资兴市坪石乡中学受灾群众安置点,温家宝总理握住了因为在暴雨中“喊人”耽误撤离而被洪水夺去生命的陈淑秀的父亲和她丈夫的手,眼含热泪地说:“你有一个好女儿,你有一个好妻子,大家会永远记得她……”
   在场的人无不为英雄“喊人”的事迹潸然落泪。而在不久后的一场大型赈灾义演晚会上,节目里又“重放”了另一个山洪袭来前的“喊人”故事——
   曹彦林,今年34岁,生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为了让家里日子好过些,妻子李秀英去了广东茂名打工,把一对读四年级的小家伙留给丈夫和母亲照顾。今年4月,村里进行海选,曹彦林以全票当选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白头狮村黄泥组的村民组长。
   7月15日,天缺一角,暴雨骤至。早上七点,曹彦林接到村支书的电话,说黄泥村通往县城的公路被山体滑坡挡住了,暴雨使便江的水位迅速上涨,渡船全部被洪水卷得无影无踪,前临便江后靠山的黄泥村已经成为一个孤岛,随时会遭到泥石流的冲淹和江水的浸淹,要他赶快通知村民们转移到高处。
   放下电话,曹彦林才发现屋里已经断了电。他急急地来到巷子里大喊:“涨水了,各家带上贵重东西快往高处走。”他喊了好几分钟,但并没有看到多少人走出屋门。于是,他决定一家一家地去敲门。
   30多户村民,他足足敲了半个钟头。村前的便江每年都涨水,但每年都没什么事儿。听到曹彦林声嘶力竭的叫喊,村上游靠山脚下的村民常年担心山崩水泄,知道保命要紧,拔脚就急急地高处跑,村下游的村民因为水快进屋子了,也都在收拾值钱的和能带走的东西准备逃命;可是,村子中央的村民根本就没把他的叫唤当回事,说便江发过多少次大水了,每一次都没事儿,难道这次天真就会塌下来不成?他们这么说着,曹彦林就只能干着急……转了一圈了,他的嗓子喊哑了,便想回家喝口水。
   他飞快地跑出屋子,成群结队的村民拿家伙赶牲口地正往山上高地走。与他迎面碰上的村民告诉他说,村中央有几户村民就是不想挪窝。他又跑过去苦口婆心地劝导村民,以往这个最安全的地方现在已变成了最危险的地带,这里槽形的后背山地形潜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他跑了一圈又一圈,叫了一次又一次,他苦口婆心地劝导,甚至强行把不听劝的村民赶出家门,患小儿麻痹的曹彦英则被曹彦林不由分说背着就往山上跑——这时候,他不知道,他家房子后面的山体已经在动,山上的一些竹子都掉了下来,他不知道他一对11岁的双胞胎儿子在家吓得大哭,正到处找爸爸。一个村民赶来报告说:“雷国国不见了。”曹彦林马上叫来10多名村民分头去找,大伙儿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才在紧邻村子的永昌兴冶炼厂找到被洪水围困的雷国国,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成功解救出来……一直忙到中午12点,109名村民终于都转移到了高处。
   曹彦林正在清点人数,突然有人大声说,你母亲和两个儿子还在家中。他才顿然想起,掉头就跑。而在同时,他远在广东的妻子还在和孩子通着电话,孩子喊妈妈、妈妈,叫了两声后,电话就嘟嘟嘟地不通了。这时,曹彦林刚好冲进自己家,他背着66岁的妈妈,手里牵着两个儿子发疯似的从房子里往外狂奔……可是,这时他已经跑不动了,他太累了,他带着家人没跑出多远,山体轰然崩塌,巨大的泥石流裹着石头、黄土、雨水一泄而下,他家的房屋瞬间被无情爆发的泥石流夷为平地,曹彦林与他的母亲及一对双胞胎儿子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被吞没了……
   远在广东的妻子的电话一直打,一直打,可就是打不通。妻子预感到了什么,当她从广东失魂落魄地赶回老家时,丈夫不见了,妈妈不见了,两个双胞胎儿子也不见了,她喊着丈夫的名字,疯了似的用手在淤泥里扒……终于,村民们从废墟里挖出了曹彦林的遗体,他的旁边还趴着他66岁的老母亲,儿子曹诚虎的手被爸爸的手紧紧地抓着,怎么掰都掰不开,而另一个宝贝儿子曹诚威,至今还没有找到……
   在曹彦林下葬的那一天,村民们回忆说:曹彦林在村子里跑上跑下跑了4个多小时,如果多给自己留10分钟的时间,甚至几分钟就能够把自己的家人救出!
   ……
   节目之后,晚会主持人杨澜搂着曹彦林的妻子李秀英泪流满面,几度哽咽:“你并不孤单,我们都是你的亲人。”而大男孩何炅则摸着陈淑秀儿子的头也是双眼红肿,话不成句:“虽然妈妈不在了,但妈妈的爱永远会围绕在你身边。”因为感动,两位主持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职责,失态地宣泄了内心的悲恸,表达着内心对英雄遗属的心疼和怜爱,而接下来,湘籍歌手王丽达在演唱《赤子情怀》来到英雄遗属身边拥抱他们时,话筒里竟然很久没有声音唱出……
   一样的灾难,一样的村干部,一样的喊。这一声声的喊,喊得揪心,喊得动人,喊得天地动容,喊得整个晚会现场都泪雨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