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狼乳碑

作者:吴克敬



字体: 【





  她一眼眼盯着狼母亲看,看着病老的狼母亲在她的拥抱中渐渐停止了呼吸。
  
   俗人克敬生为西府人,性属中似乎保留着一些“狼”性因素,到贾平凹发表了他的长篇小说《怀念狼》,买回家来,读得如痴如酣,从那一只只狼的俊美身姿上,体味出了人性与狼性的绝妙融合,俗人克敬不能自禁地也要“怀念狼”了。为此克敬还专门回了一次西府,还专门到有野狼出没的北山里走了走。虽然没有见到一只野狼,心中大为遗憾,却意外地从当地农家的炕头,请回了一只布狼枕。布狼枕还给俗人克敬带来一个使人刻骨铭心的故事。
   故事是布狼枕的制作者告诉俗人克敬的。
   布狼枕制作者说着这个故事,七十岁花白的头发摇得像风中的草。她说,几十年了,乡下闹饥荒,一个乞讨的孕妇,一路讨到北山上来,在那个酷热难耐的夏末晚上,孕妇生产了,产下了一个瘦小的女婴,自己因为失血太多,抛下嘤嘤啼哭的幼女,撒手人寰。女婴哭得快没有气了,来了一只老狼,老狼的身前身后,还环绕着几只活蹦乱跳的狼崽。老狼热烘烘的嘴巴拱着啼哭的女婴,把它乳汁鼓胀的奶头,喂进了女婴的小嘴里。女婴当即吮吸起来,吃瘪了一只乳头,又逮住另一只乳头吮吸起来。女婴平生吃的第一口奶居然是老狼的奶。老狼在女婴吃饱乳汁睡过去后,把女婴叼在嘴里,叼进了狼母狼崽隐蔽在山洼的狼窝里。
   白发老妪说得一脸的泪水,使俗人克敬怀疑,她可是那个吃了狼乳的女婴。克敬都快要问出口了,还是忍了一忍,听老妪把那个悲戚的故事讲下去。
   女婴吃着狼乳长大了。她自己也像那些一起长大的狼兄弟狼姐妹一样,四肢着地行走,脚掌手掌上是一层厚厚的老茧,她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话,发出的声音,也只有狼一样的嚎叫。可在她完全适应了狼一样的生活时,被山里一个采药人发现了,不顾她的强烈反抗,强行把她带离了狼的世界,她成了采药人的养女。后来她还嫁了人,生了孩子,她的养父却去世了。养父的去世,使她特别的忧伤和孤独,她想起了喂她乳汁的狼母亲,她走到当年与狼一起生活的山洼里。用她熟悉的狼嚎声吼叫起来。没过多久,她的几个狼兄弟狼姐妹,从四处飞奔而来,围着她又叫又啸,伸出舌头舔她的手她的脚,她也爬了下去,像一只狼一样,和狼兄弟狼姐妹亲热在一起。她用眼神询问着每一个狼兄弟狼姐妹,想知道狼母亲的身体可好。狼兄弟狼姐妹都看懂了她的询问,团团伙伙地簇拥着她,回到了山洼的狼窝里,她看见了卧在一堆茅草上的狼母亲,病老得奄奄一息,她的气息刺激了双眼紧闭的狼母亲,努力地睁开一道眼缝,倏忽涌满了泪水,像决堤的小河,汩汩地流了出来。她还像最先偎在狼母亲怀里成长一样,嚎叫着扑到了狼母亲的身上,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狼母亲……她一眼眼盯着狼母亲看,看着病老的狼母亲在她的拥抱中闭上眼睛,渐渐地停止了呼吸,渐渐地冰冷起来。
   她把狼母亲抱出了狼窝,和她的狼兄弟狼姐妹就近刨了一个坑,把狼母亲掩埋了。她还在狼母亲坟堆旁的黄土崖上,用一块锋利的石块,刻了一只成年母狼的肥臀和肥臀下的一对狼乳,母狼的肥臀大大的,母狼的乳房大大的,大大的狼乳甚至大过了母狼的肥臀。
   俗人克敬被感动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讲故事的老妪,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俗人克敬的怀疑被老妪发现了,她站起来,七十岁年老的脚步竟是那样的有力,也不招呼克敬,径直向着荒山野洼而去。俗人克敬能说什么呢?尾随着老妪,走到了刻有狼乳的黄土崖边,岁月的剥蚀,对原来的狼乳刻痕多有损伤,但那大大的肥臀和大大的狼乳,依稀还看得见一些影子。
   诚如西府一句民间箴言:虎毒不食子,恶狼不伤亲。刻在黄土崖上的狼乳在俗人克敬的回忆中,从原来的模糊不清蓦然变得清晰起来……俗人克敬张开嘴巴,很想如狼嚎一样大吼一声,这一声吼是要问一问我们人,我们神圣的人啊,可否有那只母狼的善良心性?
  
  (啼桐摘自《青海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