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投资自己准没错

作者:吴淡如



字体: 【





   有人说,人生是由意料之外的事情组合而成的,我十分同意。
   我们现在的样子,跟小时候“我的志愿”里想要变成的样子大不相同。在我的朋友中,“我的志愿”要当富有的总经理,现在成为一个很安于现状的公务员;志愿想生一堆小孩的,现在成为遨游四海的空姐,自由得像只鸟,根本不想结婚;也有人本来立志当卡车司机却变成大学教授,也有人从打架生事的街头小混混变成了律师;有人从最调皮叛逆的少女变成了最贤淑温良的家庭主妇。
   瑞真是个很妙的例子。她从小就向往琼瑶小说中的爱情,想要嫁个有学问、有品位、有作为而且最好有钱的金龟婿,这个强烈的念头,其实从来没变过。
   她的朋友们都知道,她是“一看到男人就开始考虑是不是结婚对象”的“偏执狂”,成长过程中,由于她长得很可爱,个性也很开朗、主动,男友从来没断过,但由于她对“良禽择木而栖”的要求很严格,到了近三十岁,愿望还没完成,可是她已经是一位通过特考的外交官了,“无心插柳”变成一个女强人。怎么说呢?她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会为了爱情什么都做。
   根据我们的“常识”,一个为了爱情什么都做的女人,往往会被心爱的男人贬得很惨,尊严受损的程度往往超过她得到的感激。但瑞真稍有不同,因为她还相当爱自己,所以她的“什么都能做”,很良性地偏向于提升“什么都可以努力”的方面。
   家境普通的她从小蛮用功的,念的都是明星学校,因为她自小早熟,明白“不是有钱人家出身,高学历比房地产权证更能当好嫁妆”,所以非得有漂亮学历不可。
   她并不是日文系毕业的,几年前,已经拿到职业口译的资格,每小时兼职工资高达万元,也是因为她交了一个日本男友的关系。
   为了这个日本男友,她曾铆足了劲儿考上公费留学到日本念研究生,拿到硕士后,虽然几经考虑没有和男友进结婚礼堂,她的日文已好到让日本人误以为她是同胞。
   她对于美术史的研究也很有一套,说穿了也还是因为有个男友是美术史学者,为了要跟男人能够沟通,她的知识比本科出身的还强。
   为了想要钓到科技新贵或企业家第二代,她也勤于出国旅游,每次还都狠狠地帮自己买商务舱以上的舱位,她说:“当然只有在商务舱或头等舱才能遇到有钱男子吧。”这个念头虽未实现,因为每次坐在她旁边的都是有钱的欧吉桑,但素来有礼貌的她也交了一些可以给她案子接的忘年之交,也把世界上著名的旅游地点都玩过了。
   为了把旅费捞回来,她还写了一本跟环游世界有关的书。就算没有大卖,也玩出了成绩来。
   不久前通过外交官考试,也不过是因为她临时起意,认为自己当“外交官夫人”一定很有面子,就不知道这个愿望是否可以实现了。
   朋友都笑瑞真歪打正着:一心追求爱情,没想到却成全了自己,是瑞真最好的写照。
   她与一心为了爱却导致不幸的女人最大的不同,应该在于,她很爱自己,是瑞真在误打误撞间,为了爱情“投资自己的一切”,而不是“牺牲自己的一切”吧。
   一个懂得不断投资自己的人,往往能够享受到超过“我的志愿”的甘美果实。
   我一直相信,只有成长才是一个人惟一的希望,投资自己的人,才懂得成长。
  
  (小讨厌摘自《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