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爱与尊重的力量

作者:暮雨寒阳



字体: 【





   目前,众多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已经成了社会的一块心病,没人知道如何医好他们,老师和家长都感到束手无策。在他们看来,那些孤僻、叛逆,冷漠、偏执、缺乏责任感的少年,就像上了一把铁锁的大门,铁锁已经生锈了,他们找不到开启它的方法。
   于是,他们彼此之间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种误解、对立、猜疑、冷战和痛苦的僵局中,没有人能从中解脱,双方感觉同样的无能为力。那么,这世上到底有没有一把金钥匙能打开那扇尘封已久的大门呢?
   湖南卫视最新的一档叫“变形计”的节目,通过一个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孩子魏程与一个生活在贫寒家庭的孩子高占喜七天的生活交换,为我们给出了意想不到的答案。
  
  他是否不可救药?
  
   他是个不可救药的坏孩子吗?在参加节目录制前,他周围的人或许就是这么想的。大家是这样评价他的:魏程,15岁,生活在长沙一个富裕家庭,曾是某重点中学学生,因长期迷恋网络游戏而辍学。他的性格冷漠偏激,有强烈的逆反心理,不擅长与人沟通。他厌倦现有的生活,每天过着自由自在的富足日子,却感觉不快乐。
   他将远赴青海省民合县一个贫困村庄,在一个父亲是盲人的家庭里,过上七天每顿只有粗茶淡饭,课余时间下地干农活,在家操持家务的日子。他能做到吗?没有人敢打这个赌。
  
  信任让他从网瘾少年变成劝教老师
  
   这样一个在师长眼里长期沉迷网络游戏,不求上进的孩子,在录制节目的第二天,他的行为却令所有人刮目相看。
   度过了一个无眠的乡村之夜后,第二天上午,魏程终于又有机会见到他钟爱的电脑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山村教师把教授计算机课的任务交给他时,他却一脸严肃地要求同学们都退出游戏。众人眼中一天不玩游戏就活不下去的孩子,此时却对电脑游戏有着顽强的抵抗力。他不但教育其他孩子们不要玩游戏,还有模有样地教大家使用Word软件编辑文档,那认真负责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真正的老师。后来几天上课他一直表现很好,他认真听课,和同学们一起玩,一起说笑,没有一点城里人的傲慢,很快就赢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喜爱与尊重。
   是什么让魏程在一夜之间就有了如此大的转变呢?其实答案很简单,是信任。是老师的友善、同学的热情让他感到了被信任。那种信任不是单纯的一句客气话,而是真正体现在行动上,放心大胆地把教学任务交给他,坚信他一定能完成好,不带有丝毫的怀疑。因为那种被完全信任而不设防的美好感觉是他过去的十几年中很少有过的体验。
  
  从漠视亲情到学会感恩
  
   那个传说中除了上网就只知道睡觉的孩子,连着几天的喂猪、挑水、拔麦子,却一点都没有偷懒。那个曾被认为在同学流血受伤时、外婆重病之下都面无表情的冷漠孩子,当某天晚上,盲人高爸爸拿出几年积蓄的20元钱让他去黄河玩时却感动地落泪了。他在日记里写道:在这个家里,爸爸对我太好了,我一定要为这个家庭做点什么。他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把钱还上,于是他到工地打工,当他拿到筋疲力尽工作10小时赚到的20元钱时,他不但懂得了感恩,也开始理解了自己的父母,那一刻,他决定回家之后要重新来过。
   在回家的前一天,高爸爸为了去打水给魏程洗澡把脚摔伤了,魏程把他背回家后,更是忍不住哭了。临走时,他花掉了仅有的两元钱,为高家买了个新的塑料舀子。
   看到这里,不禁让人质疑,魏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孩子?是什么力量让他在短短几天内就有了天壤之别?还是我们从开始就误会了他?大家只看到他曾经游手好闲,其实并不了解他内心深处的感受。虽然他家境富裕,但钱来得太容易了,他感觉不到劳动的价值。与父母缺少有效的沟通,又让他无法体会亲情的可贵。
   短短的几天,他从一个懒惰而冷漠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勤苦懂事的孩子。高家其实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说教,他们惟一做的,是用真诚和关爱融化了魏程内心深处的壁垒,帮助他找回了那个被不羁、冷漠掩盖的真正自我。或许这才是教育的本质,也是师长们经常忽略的一点:帮助孩子去做他自己。
  
  爱与尊重让他说出埋藏心底的秘密
  
   陌生的家庭让魏程找到了久违的温暖感动,那天,带着高妈妈和弟弟在黄河边上开心地玩过之后,魏程哭了,过后他意外地提起了讳莫如深的辍学经历。在录制节目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辍学,也没人真正关心过,他的父母只是简单地认为是沉迷网络导致他离开学校。
   事实上,辍学的真正起因是,一次他把在家中被允许喝的啤酒带到了和外校联合旅游的活动中,被老师当众呵斥,并挨了一个耳光。这么大的事为何父母都不知道呢?或许在过去的岁月里,他们从未给过儿子一个敞开心扉平等交流的机会吧?
   魏程此时倾诉自己的心事,是因为他相信只有善良的村民才会真正地相信他、理解他、尊重他。
   这不禁让我想到一句话,这世上真正的暴力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是属于我的,因为我爱你。
   尊重孩子谁都会说,却少有人愿意真正去倾听孩子内心的声音。师长们总是不小心忘记了孩子是和他们一样平等和需要尊重的人,而不是比小猫小狗更顽劣的宠物。他们的本意原本都是好的,却不知简单粗暴的指责是无法帮助孩子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教育不能建立在平等沟通基础上,孩子的心灵就很难得到健康地成长,他们与师长之间也就很难和谐相处。
   节目到最后,我们欣喜地发现魏程与父母的关系已经取得了飞跃性进展。当他看到父亲临行前给他拍的那段录像时,眼睛湿了。他终于理解了,始终在逃避和他对话的父亲的真实想法,父亲其实不是不想理他,只是一直不知道如何与他沟通才能让彼此都不会受到伤害。
   还记得那则寓言吗?结实的大锁牢牢地挂在大门上,斧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无法将它砸开。这时,一把钥匙钻进锁孔,它瘦小的身躯只轻轻一转,大锁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
   斧头很不解地问钥匙:“这是为什么?”
   钥匙说:“因为我读懂了它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