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炮弹下的幸存者

作者:陈 敏



字体: 【





   一个夏末的下午,莫迪独自在窗边眺望。
   黎以冲突已经延续月余,阿卡——这座距黎以边境20多公里的著名古城,已是满目疮痍,昔日繁华的居民区陡然之间就被夷为平地。
   此刻,莫迪和他的大家庭都在母亲家里避难,只要听到警报,就立刻逃向地下掩体。
   7岁的侄女娜哈,和表妹正在家里追逐玩闹,完全不明白战争意味着什么。她童稚的笑声,蝴蝶般的身影,稍微缓解了战火中阴森恐怖的气氛。莫迪也不由微笑,仿佛回到了从前的和平时期。
   正在此刻,警报声尖锐地传来,撕裂城市上空,家里顿时乱作一团。莫迪和姐姐、两个兄弟以及他们的妻女,都疯狂地跑出屋子,向地下掩体冲去。轰轰,只听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一颗火箭炮携带着浓烟,准确地击中他们的建筑物!莫迪鞋子也跑丢了,心慌意乱地回头张望,正好看见两个人在炮火的余声中,沉重地栽倒在地——是邻居和他的侄儿!
   他跑过去施救,但为时已晚。那个男孩已经闭上了平日活泼的眼睛,苍白如纸,蜷缩在砂石块里。死亡就在咫尺之遥,他简直要发疯了——自己的亲人在哪里?
   跌跌撞撞地冲回家中,一眼看见门口的姐姐,她的肩膀鲜血淋漓,歪在那里一声不吭,见到莫迪才攒足力气说:“去救他们!”莫迪很快发现躺着毫不动弹的弟弟,弟弟用手捂住胸口,气若游丝,从牙齿里挤出声音:“我快死了,兄弟……”莫迪正强压悲伤地安慰他,却又听见嫂子哀唤哥哥的声音。那昔日强健如铁的男人,此时如同一摊泥沙,倒在地上,半闭着眼睛,奄奄一息。他也被碎弹片伤到了要害。
   ……
   这是一个悲恸的夜晚。在急救医院,莫迪目睹挚爱的两个兄弟如何含泪离世,叮嘱家人好好生活下去。他们的妻子捶胸顿足地哭泣,而娜哈在稍远处用蓝色杯子小口喝水,任由浅褐色的卷发遮住自己小小的脸庞,沉默地看着这一切。莫迪看见,她的泪一直忍在眼眶,乌亮的眸子里,燃烧着刻骨的仇恨。
   莫迪的心,从未这样痛过,仿佛从荆棘丛中狠狠碾过,不仅因为兄弟们的离去,也因为娜哈的异常眼神。
   一夜无眠。次日,莫迪走进医院办公室,庄重地对医生说:“我得知您这里有需要角膜的眼疾患者,我想,我的兄弟愿意帮助他们。”感动的医生着手准备手术,莫迪兄弟的四只眼角膜,最终让四位患者重见光明,包括两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当得知这捐赠来自战火中丧生的人,他们唏嘘难言。
   接受记者采访时,憔悴的莫迪用手半捂着脸,声音哽咽,强忍眼泪。惟独谈到捐献眼角膜的事情,他才从悲伤里舒了口气:“我的兄弟仍然观望着这个世界,当他们为别人带来光明的时候——这是惟一让我欣慰之处。”
   “会想过复仇吗?”
   “兄弟走的时候,我的心头的确充满了仇恨和绝望。但那晚我想了很久。能拯救世界的,绝对不是子子辈辈的彼此杀戮。兄弟们也不愿意他们的孩子,依然生活在战火之中。炮弹夺走亲人的生命,惟独留下我,也许就是为了启示我——爱会比仇恨和痛苦更长久、更有力,只有爱,才能重建家园。
   “我不能丧失爱的能力,我的孩子们也是,哪怕遭受命运痛击,我们仍然渴望世界和平,祈祷人和人和谐共处。”
   一旁的娜哈低垂着头,表情冷漠,并且坚持不让背上的弹片伤痕被人看见。莫迪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地说:“你的父亲会在天上看着你,所以你要快乐地长大。相信我,战争很快就能结束,未来依然美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2006年8月,弹火纷飞的以色列阿卡古城。
   这个城市是不幸的,但只要有莫迪们存在,只要有这样宽厚容忍而又倔强坚韧的爱,弹坑终会填满,废墟终将重建,孩子们的伤痕终能退去,心中的千沟万壑也终将抚平,战火中播下的仁爱的种子,会长成怒放的花朵,芬芳开满,蔓延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