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1期

我们为什么说不好英语?

作者:凌 敏



字体: 【





   我们从小就开始学英语,可十几年后还是开不了口。我们考托福考GRE考雅思得了高分,可遇见外国人时,交流水平还是有限。但无论如何,别让英语挫败了我们的自信心。
  
  “我没有天分。”
   有很多人相信“语言天分”这回事。是不是必须拥有特殊的才能才可以流利运用一门外语呢?答案是否定的。从20世纪20年代起,语言学家们就开始进行各种测试,希望证明这种才能的存在。1970年后,他们中的大部分承认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这一点。重要的是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的个性以及主观能动性。外向的性格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帮助。对英语文化的兴趣有益于英文的学习。当然你也可以踏上异国的土地,在那里待上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
  “在我这个年龄,已经太晚了。”
   错!学外语没有特定的年龄,当然,孩子总是比成年人要学得快。法国心理分析师布吕诺·阿尔古的解释是:“一直到5岁以前,人的脑神经突触都是打开的。所以,孩子能很快掌握一门语言,就像是海绵吸水一样。在这个年龄以后,一个人不可能变成真正的双语者。”在6~11岁,人们最容易掌握语音和词汇。但理解力方面,成年人更有优势。成年人已经学会了自己母语的结构,能更快地掌握外语的句法和词法,也能更巧妙地运用记忆技巧,帮助自己学习。
  “我对自己的语音感到羞耻。”
   我们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尽量少说或不说英语,因为我们不想说得怪腔怪调。中国的英语教育非常缺乏语音教学这一环节,而这导致了恶性循环:由于不能确定正确的发音,我们常常选择不说;不说就缺乏训练,对说英语更没有把握;而碰上必须要说的场合,如果对方没有听懂,我们就更确认了自己的语音有问题;然后,我们就会说得更少。
   法国耳鼻喉专家阿尔弗莱德·托马蒂斯指出了导致错误语音的另一个原因:我们只能发出我们能听到的声音。因而改善语音,关键在于训练听力。他发现,同样的声音材料,德国人跟法国人听到的就不一样,而法国人跟中国人也大不相同。每种语言都有它的偏好频率范围。一个人越是习惯母语,越会过滤掉其他频率,越难听清楚其他语言。说外语,就是让自己的耳朵与它的音波相适应。为此,他发明了“电子耳”来辅助人们学习外语。“电子耳”中收录了广泛的音频材料,可以刺激耳朵扩大可以听到的音频范围。
  “我不想牙牙学语。”
   嫌自己英文说得太幼稚,是很多人懒得开口的原因。操着一口流利母语的成年人,往往忍受不了自己过于简单幼稚的外文表达。但凡事都有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语言学习尤其需要耐心和恒心。早期的简单模仿是必要的。从这一步到相对自如地表达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想想多一门语言,就多一种思维方式,一段时间内的牙牙学语应该是可以忍受的。换个角度想,这正是和已经熟悉的世界拉开一点点距离。
  “我怕别人笑我。”
   “这种害怕往往可以追溯到儿童时期的某些焦虑。”布吕诺·阿尔古说。害怕自己不能达到父母的期望值,或者童年时期学业的失败,都会在新的学习环境里造成阻碍。怎么办?找出你焦虑的真正原因,明白障碍在哪里,并且在新的起点上重新开始。要想在别人的注视下取得进步,就要跟着一位老师上课。那究竟是跟班还是请私人教师呢?跟大家一起学习,会让你有动力而且也能帮助你克服害怕的情绪。但是一对一授课更是一个让你勇于开口的好机会。所以,我们对李阳的“疯狂英语”虽然毁誉参半,但它确实可以克服别人注视所造成的心理压力。
  “我记忆力太差,一个单词盯着看
  了很久,写了几十遍也记不住。”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像小学生学汉字一样,把一个单词在纸上写个几十遍。或者盯着一个单词看半天,似乎英文也有偏旁部首。但最后它们还是不翼而飞,我们的脑子留不住它们,于是只有感叹自己记忆力太差。
   其实不然。研究成果表明:中国人大脑中的语言区与西方人不同!在进行文字阅读时,使用表意象形文字的中国人的语言加工中心是左侧额中回皮层,即布鲁德曼分区的第9区;而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的语言加工中心则是前脑布鲁卡区和后脑的威尔尼克区。
   布鲁德曼第9区额中回皮层与运动区紧密相连,而威尔尼克区更靠近听力区。所以,要想学好中文要多写、多看、多说,靠“运动”来记忆;而学习英文应注重营造语音环境。专家认为,很多人一直在自觉不自觉地用学习中文的方法来学英文,所以,学了多年还是“哑巴英语”。
  
  (曲川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