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8期

再苦也要坚持下去

作者:陈小敏



字体: 【





  ■2008年8月9日,陈燮霞为中国代表团夺得北京奥运会女子48公斤级举重决赛首枚金牌,实现了中国女子举重在时隔4年之后收复在雅典奥运会惟一的失地的诺言。她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不少磨炼,但永不放弃的精神让她终于走到了今天。
  
  1992年,在番禺榄核村读小学三年级的陈燮霞被番禺业余体校的黎教练选中,进了体校训练。那时,体校每年的学费是230元,伙食费100元,另外还要给零花钱,陈父的家庭负担很沉重。当时陈家主要有十几亩地用来种甘蔗和水稻,再种些瓜菜到市场去卖,每年剩余下来的收入大约5000元至6000元,日子过得相当艰难。但陈父觉得既然女儿被教练选中,就应该学下去,再苦也要坚持。
  番禺体校在市桥英东体育馆旁边,开始时父亲骑单车送她去训练,到周六又去接回来,来回也有几十里路。燮霞很懂事,一个月后就可以自己搭公共汽车再转摩托车回家了。妈妈担心女儿的身体,很舍不得送她去训练,经常一个人偷偷哭。在体校训练多年,父亲也不允许母亲去看,怕她看到女儿辛苦心软受不了。
  陈父除了经济上很支持燮霞,精神上也给她很大鼓励。燮霞刚开始练时浑身都痛,但不敢告诉父亲,回家只是抱着奶奶哭。为了鼓励她,陈父带她到商场给她买了一套128元的运动服。春节时,燮霞穿着体校发的平底鞋回来,希望爸爸给她买一双运动鞋,爸爸也觉得女儿穿平底鞋很难看,但家里经济实在紧张,就没答应。第二天送她到了车站了,想想还是狠心给女儿买吧!就带她到商场挑,她一选就选好了,对爸爸说:这双是阿迪达斯啊!爸爸一看价钱200多元,兜里只有400元钱,但最后,还是咬咬牙给她买下来了。
  1994年,陈燮霞被钟成灿教练选中,正式成为广州伟伦体校举重队队员。燮霞在伟伦体校训练期间,陈父就要借钱供她训练了,前后共借了上万元。1998年,“八一”举重队的教练高凯文到伟伦体校物色人才,钟成灿就向他推荐了并不起眼的陈燮霞,后经省体育局同意,燮霞就正式成为“八一”举重队的队员,并与广东省体育局协议“双计分”(陈燮霞参加比赛获得的金牌,原输送单位广东省体育局亦可计算同样金牌成绩)。1999年7月1日,燮霞终于在“八一”队正式转正了,每月有175元补贴,不用家里寄钱了。
  燮霞很少跟父母提及训练的情况,但父亲却很清楚她训练最艰苦,一年的运动量几乎等于5年的量,而且知道她还常常为了减体重饿肚子、长跑甚至剪头发。她就这样十多年间都默默无闻地练着,直到这两年才终于崭露头角。
  到了“八一”队以后,钟教练也经常与她通电话,关心她的训练情况,而每逢佳节燮霞都会给钟教练寄上贺卡。即使是成为世界冠军,每次见到钟教练都像回到体校那样,挽着钟教练的胳膊去逛街,亲密到连父亲都会吃醋!每次比完赛,师徒俩都会吃个饭聊聊天。钟教练前年曾对她说:“你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调整好心态,举重运动员很难长期维持训练的高峰,而你不同,你才刚刚冒尖,伤病较少,只要你在她们面前练出与她们相近的水平,就能对她们造成心理威胁,扰乱她们的心态,然后你再稳步提高就可以了。你的心理一定要过关,就像一个人以前只在小河里面游过泳,一到了大海开始会有点乱,但放开了就会越游越好。你一定要争取进入国家队,只有进入国家队,你看到她们的训练水平,你心里就清晰了,你就会很有信心发现原来自己与她们的水平相差并不大,我也可以超越世界冠军!”
  而燮霞真的做到了!
  (摘编自《羊城晚报》2008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