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8期

人变鱼

作者:王丽芳



字体: 【





  《醒世恒言》里有一个人变鱼的故事——
  唐肃宗乾元年间,青城县代理县令薛伟于七夕之夜受了些风寒,发起高烧来,竟神思恍惚,进入了梦乡,便寻思要找个清凉之处。顷刻之间,梦魂来到青城外,上了龙安山,来到半山腰的东潭,变成了一条金色鲤鱼恣意地畅游于三江五湖之中。他还来到龙门山下的河津跳龙门,却撞破了头皮,甚觉没趣。在潭中闲逛了几天之后,腹中空空,这时正好有一条渔船驶过,船上垂下一条线来,薛伟闻到了鱼饵的香味。起先他还是有警觉的:“我明明知道他饵上有钩子,若是吞了这饵,可不就被钓了上去?”于是便围着渔船游了一圈,但最终还是“怎挡那饵香恰似钻入鼻孔一般”,便又自解道:“我是人身,比鱼重得多,这小小鱼钩怎能轻易地把我钓上去?再说,即使被他钓了上去,我是县太爷,他是渔户,哪能不认识我,自然会把我送回家去,这不是不吃白不吃吗?”想到这里,心情一下子得到了平衡,便把口往那鱼饵上一合,还不曾咽下,就被那渔户一扯,拉上了渔船。
  薛伟变鱼上钩的故事发人深省——
  他虽然“明明知道他饵上有钩子”,曾一度有所警觉,但还是未能抵挡“那饵香恰似钻入鼻孔一般”,于是就百般寻思“香饵”可食的种种理由来引以自慰:从“我是人身,比鱼重得多,这小小鱼钩怎能轻易地把我钓上去”,到“即使被他钓了上去,我是县太爷,他是渔户……”他官家之身的那种优越感和权力欲最后决定了他“不吃白不吃”,把“香饵”理解为“小民”理所应当的孝敬,最终坠入泥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薛伟最可悲之处是他忽视了自己贪欲的恶性膨胀,因此,他心里防腐的城堡全面崩溃。此刻他已不是人身,已变成了一条贪吃的馋鱼,最终被渔人钓了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了。
  人世间充满了种种诱惑,常使意志薄弱者走火入魔,贪欲是人类隐于内心的最大且最危险的恶魔。《菜根谭》一书里有“降魔先降心,心伏则群魔退”的名言,意思是说,降伏恶魔的人首先需要降伏自己心中的恶魔邪念,这样,外界的所有恶魔诱惑都会自然地败退。因为外来的种种恶念和诱惑,如果没有心魔这个内应,就不会攻破心灵的城堡。
  薛伟变鱼上钩的悲剧故事纯属心魔所致。我们应当从薛伟变鱼上钩的悲剧中吸取教训,自觉地降伏心魔。保持心灵的纯洁和机体的健壮,世间也就会多一些纯净与和谐。
  (冯国伟摘自《石狮日报》2008年7月8日 图/廖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