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8期

一步登天

作者:汪 焰





  编者按
  一个豪华周末,踌躇满志的经贸厅长,风姿迷人的公司女老总,端庄雅致的法院女院长,灸手可热的金牌大律师,乃至公安厅长、市长,不约而同地来到一幢海滨别墅。这些举足轻重的人物,全都围着一位九十多岁的神秘老太婆团团转。沉郁的迷雾笼罩着别墅,一个个精心策划的密谋,在千丝万缕的人物关系网中无声地进行……而这位神秘老太婆,既是身世不同寻常的革命老前辈,又是拥有三千万英镑财产的巨富……
  “使人焦急,使人疑虑,使人惊奇”,这是著名的戏剧创作的“3S”秘诀。长篇当代传奇《一步登天》,在既紧凑又从容的讲述中,如剥笋一般,一面拨开层层疑云,一面又设置下新的悬念。它将传奇的人物,传奇的环节,传奇的故事精心组织在一个传奇的舞台空间,熔公案推理、都市言情、反腐题材于一炉,将历史镜头和当代现实巧妙剪接于一体,畅销书手法俯拾即是而又不露痕迹,达到了通俗小说精彩好读、寓教于乐的境界。
  这不仅仅是一场智力竞赛的游戏。有人说,大人物的贪婪可怕,小人物的贪婪亦可怕,由小人物而大人物的贪婪则更为可怕!因为前者私欲的满足只在翻手之间,后者却会铤而走险。
  美国小说《欲望三部曲》的作者德莱赛曾说过,只有社会对个人的财富的回报,与他所付出的诚实劳动大抵相符的社会,才是合理的社会。尽管社会生活中不乏“一步登天”的暴发户,人们对其合理性却大可置疑。作为通俗小说,《一步登天》对此作出的回答是否定性的,它既是一种现实,更是一种理想。
  
  一、经贸厅厅长的第二任夫人
  
  在省外贸系统八大公司, 除了老厅长的大名,再没有第二个比牟大嘴的知名度高了。牟大嘴名牟笑云。因其嘴大且喜欢瞎说,所以被同事们称为牟大嘴。论命,他的命算不赖的,生在省会大城市,出生于教师家庭;论运,他的运气也挺好,“文革”前的外贸中专生,一毕业就在外贸系统位居老大哥地位的土产进出口公司任业务员,在山珍海味堆子里打滚。
  然而,在外贸系统,他又是命运最不济的一个。同班同桌的同学已是堂堂厅长,同学中的留级佬也混了个副处。而牟大嘴还是经贸厅财务处的一个老科员,混了一辈子,只图了个嘴巴快活。他自己作了一个小结:外贸外贸,谁不捞够?只有老牟,光屁股过河。混了一生,一无所获。
  其实牟大嘴生得仪表堂堂,能说会道,老婆风骚标致,叫人眼馋。膝下独女,天姿国色。蛮好的一家子,都让他一张臭嘴给毁了。
  那天,牟大嘴起了个绝早,处长交待省里领导到厅里检查工作,大家做做卫生,把办公室弄得整洁一点。处里十几个同事七手八脚就把财会处给收拾得窗明几净。闲着无事,大伙在窗前观景,从窗下望去,见厅里停车场停了好几辆高级轿车,有的说是凯迪拉克,有的说是宝马。牟大嘴正沏了一杯茶,刚润了润嗓子,老毛病又犯了,喉咙痒,他凑近窗户,扯着嗓门说道:
  “各位同仁,这轿车有讲究,有什么讲究?且听我道来:我朝这高级轿车往里看,里面坐的是个王八蛋,拉出来赏他一颗子弹,枪毙之后再审案,保险没有一件冤假错案!”
  按惯例喝彩声立即应声而起,此刻却鸦雀无声,牟大嘴回过头,见厅长正陪着省领导站在他身后。幸好这位分管财贸战线的副省长只宽容地笑了一笑,同大伙打过招呼便离开了办公室,脸色神态一如既往,并无异常。
  老厅长召开了一个全体大会,讲了反腐倡廉的问题,要求大家对那些没有原则的政治民谣,要不听,不信,不传播,说得语重心长。不久,老厅长平调到商业厅,临走时没有忘记牟大嘴,单独找他聊了一会,“老牟,你吃嘴巴的亏吃得还不够?不要图一时嘴巴快活,不计后果,到头闹得哭都来不及。”
  老厅长一调走,二把手扶正,大刀阔斧进行人事调整,牟大嘴年近五十,无大专以上文凭,下岗待业。党委会上研究的意见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不公开的一条:闭上他那张惹祸的臭嘴!
  饭碗一丢,人就垮了。牟大嘴的嘴巴自然而然闭上了,他垂头丧气,闭门不出。女儿牟天姿即将大学毕业,远在北京,老婆成天不见人影。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好端端的一条汉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有个豹子尾,怎么见花就谢了呢?这一病魔缠身,使他在老婆面前矮了一截。厄运还在后头呢。
  失业、离婚、阳痿的交替袭击,使牟大嘴彻底绝望。
  没有了强壮的身体和精神寄托,没有钱没有家室,此刻,牟大嘴已是万念俱灰……守了几个月与世隔绝的生活,他越发觉得自己没指望了。
  待他醒来的时候,女儿牟天姿正站在他的床前。牟大嘴还隐约记得纵身往悬崖下一跳的情景,他感到浑身疼痛难忍。
  “爸,你真勇敢!”
  这是什么话?女儿赞赏老爸跳崖是勇敢的行为。牟大嘴费力地睁大了眼睛,女儿的面容由模糊而逐渐清晰,真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如果女儿在自己身边,绝对不会干自杀的傻事。他打内心感谢那棵从峭壁上长出来的歪脖子松树,如果不是那棵树挂住了自己,早就烧成一堆灰了。他记起自己被树桠挂住时的情景,绝对不是盼望那根树桠快些折断,让自己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恰恰相反,害怕那树桠突然断裂,简直害怕极了,人到死时更想活,他竟然不顾自己的体面,张开那引以自豪的惹是生非的大 嘴,拼着气力狂呼乱叫:“救命啊——救命——!”
  牟天姿摆弄着床头柜上堆满的食品:
  “医生说你能吃东西了,想吃什么吃什么。”
  牟大嘴死里逃生,立即感到腹中果然饥饿难忍。这时,他大脑也清醒了许多:
  “你毕业分配了吗?”
  “看你这记性,脑子摔坏了?几个月前就打电话告诉你,我正在干你未干完的事业。”
  “怎么,你分在经贸厅?”
  “经贸厅厅长秘书,这个职业没有给你老人家丢脸吧?”
  牟大嘴感到浑身发热,愤怒地吼道:
  “给那个赃官当秘书?那个经贸厅的大耗子?”
  牟天姿莞尔一笑:“老爸是个政协委员,平时什么都敢说。不过你看人也真准,大耗子厅长早被‘双规’了。本小姐是新任厅长方红军大人的首座秘书哟!”
  “方红军?外贸系统哪来这么个人物?”
  牟天姿没有忙着回答,只是专心撕掉一块进口巧克力的包装纸,将那块巧克力喂进她老爸的嘴里:
  “开开荤吧,牟爷,真正的比利时货。”
  牟天姿故意不回答老爸的提问,她在心里美滋滋地运思:光这方红军三个字本身就已经是一份不同凡响的答卷了。名字中带红字的大有人在,什么红星、红兵、红艳、红鹰,一看便知,均属老百姓小户人家为沾革命的光镀一层红色,而红军则与之有本质的差别。红军是什么概念?至少也是老革命,二万五,当马夫的也称正师级了。方红军还四十不到,自然不是红军,但只有老红军的后代才有资格给自己的子女叫上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光彩夺目的名字——牟天姿正入神地想到这里,新任经贸厅厅长方红军进了病房。
  方红军刚入不惑之年,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暮春天气,白衬衣外面一件米黄色茄克,衬衣领扣敞开着,显得很随意。高高的个子,身材很匀称结实,一副运动员的体格。
  “爸,你看谁来啦?方厅长!方厅长亲自来看你。”
  牟大嘴一生不得志,见官便恨,逢官必骂,有人问他,你的后台是谁?牟大嘴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后台不是别人,就是保尔·柯察金!”
  这位自称保尔的崇拜者,这会见了方红军,忍着浑身的疼痛,挣扎着坐起身来,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天姿,还不快给方厅长端椅子,倒茶!”露出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
  方红军伸手按了按要站起身来的牟天姿的肩膀,就势坐在床沿,温言问道:
  “牟叔,你受惊了。”
  接着人事处处长和一名干事提了装着水果的花篮和几盒点心进来,一阵寒暄之后,人事处处长说道:
  “牟笑云同志,你受委屈了。方厅长指示,人事改革,老人老政策,不能一刀切,切错了会出人命的——现研究决定,牟笑云同志恢复工作,调厅保卫处任副处长。”
  说毕,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红头文件,双手捧给了牟大嘴。
  牟大嘴敞开大嘴,捧着红头文件,呜呜地大哭。他做梦也未料到,一生吃了嘴巴的亏,正走投无路之时,居然逢凶化吉。
  牟天姿送方红军一行离开病房,转身进门,盯着牟大嘴问:
  “你还想自杀吗?”
  牟大嘴有些魂不守舍,他盯着牟天姿问:
  “丫头,你老爸真的也当上了处级干部?”
  牟天姿望着颇有范进中举味道的老爸,心里想:老爸在机关混了一辈子,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你是一名科员,任职副处长还差好几坎。何况副处长是领导干部,没有经过一番血与火的折腾,岂可如此轻易戴上这顶乌纱帽?保卫处不过是聘请的保安部门,叫保卫科、保卫处、保卫部都是一码事,什么级别也不是。但嘴里却说:
  “老爸,从今往后,你当了官,嘴巴这道门可要严防死守噢!”
  “丫头放心,保官如保命,这道理我懂!”
  官场的事,在老百姓心目中总是猜想的成份多,或者说猜想加上杜撰,认为当官就能随心所欲,吃了车票吃发票,吃了发票吃支票,打麻将玩女人,瞪起眼睛作报告。老百姓因身处官场之外,好比看人家结婚,不知新郎筹款购房、借钱购物、焦头烂额、身心疲惫的内情,也不知官场应酬、谨言慎行、四处讨好、八面玲珑、甚至低声下气的种种苦衷。当官的人也是凡人,凡人就有烦人的事。
  这就不难理解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汤影梅近来心中的烦恼。她能有什么烦心的事呢?老公方红军从京城部里外派本省,新任经贸厅厅长肥缺,以才而论,双双新贵;以貌而论,金童玉女。
  可是鬼使神差,北京经贸大学毕业的牟天姿同时也到省经贸厅报到,而且当了方红军的秘书。从此二人形影不离。而汤影梅落了个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方红军有牟天姿,冷淡了青梅竹马的结发妻。俗话说,劝赌不劝色,何况谁又有胆子敢劝方大人?
  时来天地皆同力,方红军事事顺心,天随人意。养父方志坚,弋 阳横峰人,1927年入党的老红军,驰骋疆场,屡立战功,官阶显赫,门生故旧遍布军政各界。方红军原系弋阳横峰乡下孤儿,也是烈士的后代,为方志坚、杨卓如夫妇收养后,便定居首都,接受良好的教育,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部里工作,很快由副处、正处直到擢升为副司长,一方面是方红军能够把握机遇,自己勤奋努力,另一方面自然是不同一般的政治背景,命和运有机结合,就构成了方红军万事亨通、心想事成的命运。而且方红军又有一副健壮的体魄和讨人喜欢的英俊的面孔。前段时间经过一番策划,好不容易摆脱了汤影梅,娶了绝色美人牟天姿做第二任夫人。
  按理说方红军应该是天底下最爽的人了,当他在这个迷人的黄昏,从浴室里走出来时,他却感到一种心理上的压力。目前,经贸厅正处在对下属八大进出口公司进行改制的关键时期。体制的变革直接关系到每一个干部职工的切身利益。二十年前,曾作过砸破铁饭碗的尝试,当时,谁提出砸破饭碗,就砸破谁的脑壳。改制的根本目的就是端掉大锅饭,砸破铁饭碗。然而,这里面的学问深着哩。方红军感到不像是一种压力,更像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他确实感到,这个怪异的阴影与自己寸步不离,他对改制成功是满怀信心的。如今,水到渠成,大环境对改制十分有利,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和社会功能的加强,不会再惧怕走夜路有人在后脑勺板阴砖。那么这个阴影是什么呢?使他如此烦恼,甚至无所适从。
  镶嵌着落地窗的宽大阳台上,牟天姿穿着半透明的淡紫色丝绸睡衣,斜卧在一张躺椅上,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吮吸着冰镇椰汁。
  他们已经结婚快一年了,牟天姿到经贸厅也来了三年多,现在才二十四岁,但她的魅力不在于年龄的优势。假如一群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同她混在一起,立判优劣,她就像一蓬野花中盛开的红玫瑰,光彩照人。牟天姿的身材是难以形容的妖娆动人,娇嫩的皮肤毋须需化妆品增色。至于那脸蛋嘛 ,正如厅里调皮的小伙子们说的那样:“别盯着厅长的新夫人,小心眼珠子掉在地上!”
  方红军随便找了一把圈椅坐下,“天姿,今天晚餐不会又是什么沙拉吧?”
  牟天姿放下了手中盛着椰汁的杯子,坐起身来,答道:
  “这次如果我坐不上董事长的位置,我让你天天吃沙拉。常务副总,我不稀罕!”
  方红军突然想到,是不是这件事使自己感到郁闷不快?外贸系统改制,厅里下属的许多进出口公司都将改制为股份制,国家不再背上这些包袱。但其中也有少数的公司并不亏损,而是与外商多有较密切的关系,订单多得做不过来。厅里头头脑脑谁不盯着这几块肥肉?谁不想安插自已的亲信来把持这几家公司?这是能一手遮天的事情吗?
  他瞟了牟天姿一眼,心里说:美则美矣,也狠则狠矣!
  牟天姿为了把方红军弄到手,可没有少耍手段,她击败的对手可是法院院长,大名鼎鼎的冷美人汤影梅呀!
  牟天姿虽然有本科学历,专业对口,但毕竟资历太浅。方红军将牟天姿的职务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办了个三级跳,由秘书到厅办副主任到主任,已经升到正处了。这在中央部里也是不多的,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大学毕业生,当上正处级干部,有那能耐吗?
  如果厅长兼党委书记说有,自然就有。不过,正处级拿的是国家的钱,而新改制的这几家公司可不一样了,挂的羊头,卖的狗肉,拿公家的订单,做私人的交易,挣的钱归自己的腰包,这董事长的位置谁能不争?
  方红军后台硬,厅里人都知道。
  但能在经贸厅站住脚的厅级干部,谁也不是白吃干饭的。
  因此,在厅党委会上、厅长办公会上,还在各种正式与非正式的场合里,扒来扒去,上下挪动,左右权衡,才敲定牟天姿出任国际东海贸易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这是目前经贸厅下面经济效益最好的国有公司,一旦时机成熟,即刻改制,其中奥妙无穷。
  方红军一扫心中的不快,说道:
  “伴着美人吃沙拉也没什么不好,洋味十足。”
  “红军,别跟我打哈哈,我可是认真的。”牟天姿一边说,一边娇滴滴地扭动着身躯。
  方红军望着牟天姿,忽然头脑里闪过几个字:美女蛇。他喜欢读书,“蛇毒毒有形”果然有些道理。女人为了达到目的,手段之狠毒也决不比男人差。
  牟天姿陪他倒了一杯法国格拉威干红,端来了一碟油焖笋,一碟小黄鱼,一碟菜心,清爽可口。方红军一边满意地用着晚餐,同时想到牟天姿像美女蛇这个比喻很荒唐,她是一个人精,像她这种年龄长得稍漂亮一点的女大学生,多数连碗面条也不会做。
  照方红军的意思,请个钟点工,做饭、搞卫生。牟天姿说:“你发泡,请钟点工的钱把我。”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