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8期

十把美人剑

作者:王金良





  
  一、美女接连遭杀
  
  清朝开国初年,被朝廷授予天下总捕官的杨天朔接到刑部指令,让他到离京城数百里之外的皇城县,捕捉一名连杀七个美女的杀人狂。
  江湖上都知道皇城出美女,皇上有心在皇城选美女的消息一传出,皇城的美女竟接连遭到杀害。皇上闻得此讯,十分震怒,传下圣旨,一定要限期捉拿杀害美女的凶犯,以图选美如期进行。
  这天,天刚蒙蒙亮,高大英武的杨天朔便跨上一匹白色大马,带着三个捕役,顺着乡间小道向皇城县奔去。经过三天三夜奔波,于第四天中午赶到了皇城县,住进了皇城客栈。午饭之后,他们稍作休息,便开始到县官那里了解情况。他们掌握了大致案情,便赶到第一位被害人夏小婉的被害现场进行实地勘察。
  夏小婉美貌出众,是县里一位著名老中医的独生女,从小就爱舞刀弄剑。两年前,正值十八岁的她,背着疼爱她的爹娘,一怒之下投奔了县城附近的濛山寨寨主、年过不惑的苏楠漪,当了他的第十位夫人。夏小婉之所以做出如此决定,是与她爹受人栽赃有关。当时县里还有一名名气颇大的老中医,与她爹配的药不相上下;但是夏小婉的爹态度和气,又愿意不分昼夜上门出诊,所以很受老百姓欢迎,他配的药总是卖得很快。这样一来,另一位老中医就被渐渐冷落下来,以至发展到雇人往她家病人的药里投毒,使她家十几个病人都越病越重,有两个人甚至昏迷不醒。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偌大个县城,生生没有人再去吃夏小婉她爹配的药。时日一长,夏小婉家渐渐衰颓,不但生意做不成,还赔偿了被毒害的所有人。夏小婉一家都知道栽赃嫁祸的人是谁,但苦于找不到证据,无法上告县官。夏小婉知道,做了苏楠漪第十个压寨夫人后,定有报仇的机会。江湖上都知道苏楠漪心狠手辣,他曾一气用大刀砍下二十多个被他俘获的敌人的人头。但苏楠漪也有柔情的一面,他令铸剑人给他的十个美丽的夫人都配了一把与众不同的镀金青铜剑,由于剑的手柄上都铸有一个双手向上伸展、双腿向下伸展的凸出的裸体美人像,所以江湖上都称这十把剑为“美人剑”。即使夫人的武功不够精湛,只要舞出镀金青铜美人剑,来者必定不敢随意造次。因他们知道,只要夫人舞出镀金青铜剑,那么苏楠漪必定把他当作死敌,将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果然不出皇城人的意料,夏小婉第一次从濛山寨回县城探亲,就把镀金青铜剑指向了那个栽赃她爹的老中医。于是,她的众多随从毫不犹豫地杀了老中医全家,连鸡狗都未能幸免。
  夏小婉在后来一次回娘家小住时遇害。那天夜里,一个黑衣人从院中的古树上飞来,直扑夏小婉的卧室,一刀砍掉了夏小婉的头颅,顺手摘走了那把挂在墙上的镀金青铜剑。
  此刻,天下总捕杨天朔带着三名捕役和当地的捕头,来到了夏小婉的被害现场。他仔仔细细地察看了卧室里的每个角落,又向老中医打听了夏小婉就寝时挂剑的位置。杨天朔发现,夏小婉挂剑的一尺长的竹签并不牢固,他用手扶了扶,那竹签竟微微晃动了一下。由此可见,那凶手从墙上摘下青铜剑时,应是轻手轻脚、不慌不忙的。不然,他稍一用力,那根钉在墙上的活动竹签就很容易被他带掉。杨天朔想,这是一个胆大心细的凶手,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呢?会不会是那个敌对的老中医的家人没有杀绝,回来报仇的?
  杨天朔问矮胖的捕头:“案发后你可曾赶到此处?”
  捕头见总捕发问,忙看他的脸色道:“一袋烟的功夫就来了。只是,只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后来有人把夏小婉的青铜剑交到了县衙捕房,我一看就知道那把剑是她的。”
  杨天朔道:“今天晚上,把那把剑送到皇城客栈我的住室,我要见识见识。”
  捕头点头哈腰道:“放心,我一定送到。”
  杨天朔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捕头:“我能见一见苏楠漪吗?”
  捕头道:“回总捕大人的话,苏楠漪在一百天前被人暗杀在濛山寨。就是从那时起,他的十个夫人连连遭劫遭杀。现在已有七人被杀,两人遭劫,一人逃跑。”
  杨天朔道:“七人的被害情况怎样?我要逐个见一见。两人遭劫,现人在哪里?一人逃跑,逃到何方?”
  捕头道:“被害现场我都去过,我可一一领见。被劫的两位夫人用美人计保住了性命,但黑衣人劫走了她俩的青铜剑。还有一位叫梅阡阡的夫人,不知逃到了哪里。依我之浅见,苏楠漪作为一寨之主,杀人太多,仇人太多,黑衣人不但杀了他,同时还要杀掉他所有的夫人。当然,那两个夫人除外。”
  杨天朔问:“这两个施美人计的夫人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我要快快见上一面。”
  捕头道:“一个叫香珠,一个叫雨辰,现在县城最大的一家妓院怡红院。总捕想见,今天天一黑就可见到。”
  杨天朔道:“香珠和雨辰见过凶手,我们从她们那里可以了解到很重要的情况。天黑以前你去找我。别忘了把青铜剑带来。”
  捕头问:“我们已搜集了所有死者的青铜剑,共七把,是否全送到你那儿?”
  杨天朔道:“都送来,让我比较、分析一下。对了,香珠和雨辰的青铜剑为何不在衙门?”
  捕头道:“她俩交出了青铜剑,凶手就走了。”
  杨天朔叹了口气,道:“晚上见到那两位夫人再说吧。”
  
  二、怡红院
  
  杨天朔天黑之前就与众捕役来到了张灯结彩的怡红院。捕头交了银两,包下了香珠和雨辰。他们来到二楼一个宽大的房间里,杨天朔叫了好酒好菜,与香珠、雨辰及众捕役边吃边聊。
  温顺的雨辰和性格外露的香珠都曾得到过苏楠漪的恩宠,苏楠漪一死,两人生活无依无靠,只好到怡红院重操旧业。幸亏两人在濛山寨得势时没有得罪怡红院,不然,到了倒霉时到哪儿混饭吃呢?
  穿着大红大绿缎子衣裤的香珠和雨辰见杨天朔是个阔少,便一个劲地给他劝酒。
  杨天朔在来怡红院之前,已经见到了苏楠漪七个夫人的青铜剑。也许凶手是恨得太深,不仅杀了七个夫人,连她们的剑也被砸得凹凹凸凸无法使唤。杨天朔感到奇怪的是,凶手没有杀香珠和雨辰,他要到怡红院问个究竟。
  杨天朔给大捕使个眼色,大捕便从口袋里取出几块银锭放到了香珠和雨辰面前的桌上。
  雨辰含笑不语。
  香珠惊讶地欠起身,捧着银锭问:“大人为何赏我们这么多银两?”
  杨天朔压低剑眉,道:“想买你们几句话。”
  香珠笑道:“别说几句话,就是几十句我们也愿意卖。”
  杨天朔问:“我想问问曾经要杀你们的凶手是谁?”
  香珠和雨辰都沉下了脸,显然,这句话勾起了她俩很不愉快的回忆。片刻,香珠道:“只有一个人,中等个头,穿着黑色衣装,头戴黑色面罩,只露出两只眼和鼻孔,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杨天朔又问雨辰:“你看见他什么带记号的东西没有?”
  雨辰想了一下,道:“没有。和香珠说的一样,他全身黑衣,除了眼睛和鼻孔,连鼻子尖都被面罩盖住了。”
  香珠道:“要不是我们主动要求顺从他一次,我们也会和那七个姐妹一样,早见阎王爷了。看来这个凶手,还是有人情味的,至少留下了我和雨辰的性命。”
  杨天朔问:“凶手临走时拿走了你们的青铜剑?”
  香珠和雨辰都点点头。
  杨天朔问:“是他主动要的,还是你们主动交的?”
  香珠忙说道:“他和我办完事儿,就问我,你的剑呢?我一指墙上的剑,他取下就拿走了。”
  杨天朔又看了眼雨辰。
  雨辰知道是在问她,便道:“和香珠一样,他拿起剑,头也不回就走了。”
  杨天朔问:“凶手是不是当地口音?”
  香珠道:“不是,听不出是哪地方的口音。”
  杨天朔问道:“你们当时住在什么地方?”
  香珠道:“我们都住在县城边缘,我和雨辰租的房子相隔不远。”
  杨天朔问:“你们常出来走走吗?或者说,你们给许多人说过你们住在那里吗?”
  香珠一翻白眼,道:“我们听说七个姐妹都被杀死了,就偷偷从县城里搬到了县城外,成天躲在家里,谁还敢给外人说。我俩都是外地人,跟苏楠漪以前就在怡红院接客。苏楠漪被杀后,七个姐妹都跟着惨死,我们害怕就躲了起来,不然早回怡红院了。谁会想到凶手竟找了来,我就求他给一条生路,主动要求顺从他一次。不料,他一开恩没有杀我,我就把此事告诉了雨辰。雨辰也学我,顺从了凶手一次,黑衣人果然也没有杀她。我们看事情已经过去了,平安无事了,就又回到了怡红院。现在,我们都安心了。”
  杨天朔将酒杯举到半空停下,又慢慢地放到桌上,喃喃道:“奇怪,黑衣人把七个夫人都杀了,却留下了你们两个?说不定你们遇到的是假黑衣人,目的是强暴你们,而不是要杀掉你们。也就是说,真正的黑衣人现在仍然在到处找你们。”
  香珠一惊:“不会吧?会有这样的事儿?那我和雨辰还要躲起来,不然遇到真正的黑衣人,非杀了我们不可。”
  雨辰道:“你想躲就躲吧。我不走,我就住在怡红院。我爹娘都死了,没有别的亲人,我往哪里躲呀?”
  杨天朔回回神,问香珠:“你们十位夫人,还有一个叫梅阡阡的,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香珠道:“她听说苏楠漪的仇人到处杀他的十个夫人,就雇了辆马车跑了。听说有人在石山县见过她。”
  杨天朔问:“石山县离这儿有多远?”
  香珠道:“足有三百里。”
  
  三、深夜黑衣人
  
  回到皇城客栈,杨天朔和众捕役躺在一间房里却毫无睡意。杨天朔道:“我确实觉得强暴香珠和雨辰的黑衣人不是杀死七个夫人的黑衣人,作为杀人凶手的黑衣人不贪色,只为报仇雪恨。你们几个是怎么想的?”
  大捕听到总捕发问,忙从床上跳下来,走到他床前,道:“总捕大人,我也觉得不是一个人干的。回客栈的路上我就想,今后几天我们到所有被害夫人的被害现场看一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与凶手有关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手印,一个脚印。”
  杨天朔多看了大捕一眼,道:“没想到你如此有心计。实话告诉你,我也有此想法。我还想,要想尽办法找到那个逃出县城的梅阡阡。说不定黑衣人正在追杀她,我们要赶在黑衣人之前找到她。”
  二捕道:“我们可请这里的县官帮忙,派兵到周围县城找。”
  三捕道:“找到梅阡阡,不要急着与她见面,要在暗中跟踪她。我们争取把梅阡阡当诱饵,抓住黑衣人。”
  杨天朔道:“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我想,我们可组织丐帮去寻找梅阡阡,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们。”
  三捕道:“这样更好,动静要小得多。”
  杨天朔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床上跳下来,把床下的七把镀金青铜美人剑一把一把地捡了出来。他握起其中一把,仔细查看起来。这剑沉甸甸的足有三尺长,外面镀了一层金,里面是青铜铸成。且不说这种剑的杀伤力,单就这种剑舞向何人的象征意义,就足以让站在它面前的人胆颤心惊。黑衣人的动机究竟是什么?是要毁了这十把美人剑?还是要报复苏楠漪,而杀他的十位夫人?一个想法突然闯进杨天朔的脑海:会不会是十位夫人中有人用美人剑惹了仇人,所以仇人要夺回这十把剑,并且杀了她们?
  “笃笃笃”有人敲门。
  大捕过去拉开门。
  来人是县捕房的捕头,他用目光找到杨天朔,道:“报总捕大人,刚才有人杀了香珠和雨辰,要不要到现场一查?”
  杨天朔一怔,但很快又恢复平静,他在心底仿佛早已料到会是这样:“我们赶过去看看。”
  杨天朔带众捕赶到怡红院,来到香珠的房间,只见香珠穿着红色菱形裹肚,死在自己床上,被众捕围困的嫖客穿着裤头在门后发抖。
  杨天朔问嫖客:“凶手你可曾见到?”
  嫖客道:“见了,见了,他让我离开,我刚退到门口,他就一刀砍中了香珠的脖子。”
  杨天朔问:“凶手什么样子?”
  嫖客道:“一身黑衣,中等个头,没有什么特征。他杀了香珠,在屋里找了会儿什么东西,没有找到。听到过道上有人来,他便跳窗而逃。”
  杨天朔又到雨辰房间。雨辰这夜刚送走了客人,独自回房被杀死在地上,屋里也有被翻动的迹象。看来,黑衣人要找的是她们佩带的美人剑。
  第二天一早,杨天朔令县官全城贴告示,要以每把五百两银子为价收购那两把美人剑。但十几天过去了,也无人问津。
  杨天朔想,这个杀香珠和雨辰的黑衣人,才是杀了七个夫人的黑衣人;若无意外,那两把美人剑应该还在强暴了香珠和雨辰的假黑衣人手里。为了破这个影响极坏的案子,杨天朔决定冒险去见濛山寨新寨主龙彪,他心里已有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四、赶赴濛山寨
  
  杨天朔带众捕骑马赶到濛山寨,找到了新寨主龙彪。
  龙彪高高个子,四方大脸,说起话来豪气冲天,不仅武功过人,而且对属下关怀备至,无人不愿为他效力。
  杨天朔在一间圆木搭起的房里见到龙彪,向龙彪作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来此地的原因。
  龙彪道:“县城发生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死者毕竟是老寨主的妻子,我们都万分挂念,只是力不从心,没有抓住凶手。这次总捕大人亲自为民除害,我们当全力配合。”
  杨天朔道:“还有一位夫人叫梅阡阡,如果能找到她,令她当诱饵,倒有可能抓住黑衣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