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关于《我爷爷和爱他的女人》的一些话

作者:姬 妮





  我的家乡是位于黄河边上的一个村庄,所在万荣县是由当年的万泉县和荣和县合并的。在很小的时候,就常听老人们讲发生在黄河边上一些故事,其中有很多都与当时黄河滩里的土匪有关,而那些土匪又基本上都是当地人,有许多人是被逼无奈才跑到了滩里当了土匪,而更有许多人白天是普通百姓,一到天黑就蒙起脸干起了抢劫杀人的勾当。当时在黄河滩上有多股土匪,有的后来被国民党收编了,也有的被八路军收编了,有的在临解放时则被歼灭或镇压了。总之下场不一。我们县里有个老人就在收集这些资料,说是要写一部关于黄河滩上土匪的书。我每次回县里,他都要找我坐一坐,聊些这方面的话题。而这个关于荣和县城迁移的事,也是听他讲起的,我只是把这件事与黄河滩上的土匪联系到了一起而已。
  今年的夏天,太原出奇地闷热,而我由于一些事情的搅扰,心情也是十分糟糕。所以几乎一个夏天里,我推掉了一切吃喝应酬,每天吃过晚饭后就拿把大扇子,坐在楼前翻不久前托人从县里捎来的民国时期的《荣和县志》和《万泉县志》,然后开始断断续续地写这部关于黄河滩上有关土匪的故事,由于心情的原因,所以写得并不是很顺利,中间几次想放弃,但最终还是咬着牙写完了。写完后连自己都没有好好看一遍,就急忙发给了我一向信赖的《中华传奇》。我是想请《中华传奇》给我作个评判。
  我十六岁上被特招入伍,先是在部队文工团里搞舞台美术,后又到电影队放电影,主要是创作幻灯片。也就是在这期间,喜欢上了写作,开始写电影剧本,没想每一部反映粉碎“四人帮”的电影就被看中拍摄了。当然,我是得到了峨眉电影制片厂许多老师的关怀鼓励的。但由于没有好好读过书,二年级的时候一停课就再没有正常上过课。尽管1983年总政授予我“自学成材”称号,但我自知底子太差,这么多年了没有写出过一些像样的作品,许多时候觉着自己不是作家的料,还不如再去画自己的画哩。不过,我却得到了许多相识不相识的编辑老师的热情关照,真是感激涕泣,就又这么咬着牙去写了。
  这部《我爷爷和爱他的女人》虽然得到了《中华传奇》的厚爱,我却觉得很粗糙,许多情节也经不起推敲的。在这里,我再一次向这些年关照我的《中华传奇》杂志致以感谢,并祝其越办越好。我永远是《中华传奇》的忠实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