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酒店惊魂

作者:汤学春





  酒店惊魂
  
  中午,宜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唐达,招呼几个人去凌烟阁大酒店吃饭,其中特别拉上了杨帆。杨帆是公安局局宝:学历最高,年纪最小,是市委重点关注的人才,也可以说是小陈书记的高足。小陈书记可是分管干部的市委常务副书记!杨帆有如此来头,三五年后,说不定就是宜南政法的台柱。大队长唐达凡有好事儿,定然拉上杨帆;局长郝柏刚说是让他“传帮带”,其实他心中的小九九谁都明白。
  然而这时,杨帆颇有顾虑:“去凌烟阁?怕不大合适吧?”
  宜阳市公安局遵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有明令:为营造良好的经济发展软环境,公安不得无故介入市内高档娱乐场所。原因是一台商在市内一家四星级宾馆消费女人,被民警逮住,台商告到市府,说是侵犯人权,连夜卷行李走人,把市长的脸都气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引进一项外资,为这点小事却把人给得罪了,市长于是责令公安局下此指示。凌烟阁是宜阳最高档最豪华的酒店,平日,干警们都是望而却步的。
  唐达拍拍杨帆的肩膀:“放心。是人家请我们,这是惯例,每年都有那么几次的,不去却之不恭;去了,人家老总才放心呢!”
  说话间,大家都换上便装,唐达还叫来一辆豪华凌志车。车上,唐达一手挽着杨帆的臂膀,循循开导:“谁叫你是公安呢?公安局可是座穷庙啊!别以为我们平时吆三喝四人模狗样,可你看街头这一片花花世界,哪有我们这些穷和尚的份儿呵!今天石老总挚诚相邀,一年也难得一二回,让我们尝点儿腥荤,杨督察不妨放松点儿。”
  车一到,凌烟阁老总石应祥于花坛旁降阶相迎。他们都是老熟人,唐达便只向石总介绍杨帆:“局里新来的杨督察!”石老板热情溢于言表,握紧杨帆一只手:“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呵!”
  厚厚的一路红地毯,有一种惬意的弹性。进得豪华贵宾厅,大伙胡乱吼一回卡拉OK,石应祥便请入席。
  满桌佳肴,酒是用五星茅台。大抵因为杨帆初涉江湖,石老总就带头先敬他,而后同僚们对其展开轮番轰炸。杨帆腼腆得像个大姑娘,却有唐达的眼色,却之不恭,这酒只能喝。
  宴席上宾主融洽,大家皆有六七分醉意。宴罢,石老板道:“诸位难得来一回凌烟阁,今天请大家尽兴。”说罢三击掌,齐刷刷走进一队男服务员,皆着装整齐,清一色小后生。小男生分别对客人行鞠躬礼,而后牵上客人的手,进电梯,向下,进更衣间。无须自己动手,他们替你脱衣服,将衣物分别锁进小柜,再牵进滚水池冲浪。二十分钟后拉上来,围上大浴巾再分别送进干蒸间,十分钟后送进湿蒸间。蒸罢,再洗脚和做全身穴道按摩。杨帆是平生第一次,真好舒爽啊!他想,有钱真好!
  接下来,小男生给他穿上睡袍,却不给裤子。那睡袍是真丝的,系上腰带滑爽而舒适,依然给人一种赤条条的感觉。一行进得电梯,唐达拍杨帆的肩:“感觉如何?”杨帆点头:“还真不错。”唐达道:“还有最后一道,不来白不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杨帆不知道最后一道是什么,出得电梯,是一整洁阔大的厅堂,有服务台。墙壁上有一排小竹片,小竹片上有号码。同伴们都认真选号码,小男生叫杨帆也选一片,杨帆随意挑了个82号。
  选罢,小男生们各自领着自己的客人散开来。杨帆这时候已有八分醉意,像木偶般被那小男生牵着玩,头脑却还清醒,也兴奋异常,心想:这是干嘛呢?
  小男生将杨帆牵进82号房,房间阔大,一面是落地玻璃大窗,却被窗帘遮住,因而开了电灯,那粉红色的灯光有点儿暧昧。中间是一张阔大的席梦思床,床那边的沙发上有个女人,长发披肩,穿着睡袍,染了红指甲的手指夹一支细长的摩尔烟在抽,睡袍下露出一条粉嫩丰腴的大腿。杨帆这才大抵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便怦怦乱跳,决意想跑,双脚却不听使唤,只是抖得厉害。
  进房的一头隔着半截玻璃墙,有个小小沐浴间,小男生扶着杨帆道:“先生是头一次吧?82号经验丰富又体贴温柔,先生选对人了!”说着,便给杨帆脱睡袍,说是先得洗洗身子。杨帆实在不敢赤条条面对着女人脱,于是转过身来……
  “咔嚓嚓──哗啦!”
  那个女人撞碎玻璃,跳楼了!
  天啦!杨帆与小男生顿时目瞪口呆。
  待缓过神儿来,小男生急忙给杨帆穿上睡袍,系紧腰带,二人齐齐跑来窗边,掀起窗帘一看,那落地窗被撞了个大洞。杨帆不知这里是多少层楼,从洞里伸出脑袋,只见挨墙的一组通讯光缆全断了,光缆下有棵巨大的玉兰花树,那女人侧身倦缩于树下草地上。
  正好唐达和其他三个人进来了,“怎么回事?”杨帆摇头。小男生道:“我们才刚进房间呢!”
  唐达朝玻璃洞外看了一回,挥手道:“还不快走!”
  小男生们领唐达一行下到一楼,刚换衣服穿戴整齐,110紧急处警车和120急救车到了。
  老总石应祥急匆匆赶出来问唐达:“怎么回事?”唐达拉下脸道:“这话应该我问你!”石应祥立即省悟:“是的是的,今天你们谁也没来过凌烟阁!”
  石应祥当即叫来一位副总:“你跟120去医院,能不死人就万事大吉!”说罢,就送唐达他们从地下室侧门出酒店大楼。上了凌志车,唐达道:“2005年3月18日是星期六,下午我们都在家里陪老婆做家务,杨帆在上网。这事如果立案,案子会转到我手里。天下本无事,不要庸人自扰。”
  
  清明扫墓
  
  此事已过,可杨帆就是放不下,他思絮纷纷,心烦意乱。
  这当然是自杀,但她为什么要自杀呢?进房时还好好的。自杀,肯定是一转念间的事,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呢?她干这一行,难道还怕一个男人脱衣?杨帆记起来,他进房门时她那厢似有惊鸿一瞥。不想了,不想了!杨帆狠命地揪自己的头发,想要把这念头按下去。
  他想知道她究竟死了没有,问题是他无法去医院,他不敢惹火上身,这是唐达强调的纪律。不然,如果她还活着,他就可以去问问她:你为什么要自杀?我实在没有惹你呀!
  杨帆失魂落魄,唐达看在眼里,他拍拍杨帆的肩:“你这状态,要坏事。”杨帆甩开唐达的手:“我说过,本来我不想去的!”唐达道:“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都半个月时间了,并没有案卷送来,你为何如此耿耿于怀呢?这段时间是你运气好,全市平安;上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案件需要协查。要不,一旦有情况,以你这种状态,如何应对?”杨帆不能不承认:“我是撞着鬼了。”
  唐达关心道:“从学校到工作,你还一直没有回过家吧?”杨帆戚然:“没家了,爹娘早死了,又无兄弟姐妹,有个嫂嫂,兄长早故,不能算是杨家的人,再说也杳无音信。”杨帆是寻找过嫂嫂的,大半年来,一有机会就四处打听,照理说,嫂嫂决不会一个人守在老家。而唐达却道:“还是回去一趟。后天是清明节,给爹娘扫扫墓,换个环境放松放松。郝局那里我给你请假,一个星期够了吧?”杨帆点点头,明白唐达是让他换换脑子,调整一下情绪,心里很感激。
  杨帆的老家宜南,虽属宜阳市管辖,却在百里之外。那地方很穷,杨帆家也一样,兄长杨子和患白血病,直耗得家徒四壁。母亲无疾而终,却是活活死于劳累与忧患。撑起这个家的是嫂嫂。据说,嫂嫂黄秋水的母亲是位资本家兼地主的千金,可能是遗传,嫂嫂出落得国色天香。而兄长杨子和敦厚老实,嫂嫂看中哥哥,村人皆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地方上追嫂嫂的青年不止一个两个,而嫂嫂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哥哥呢?这在杨帆心里始终是个谜。嫂嫂比杨帆大10岁,杨帆只记得,自小他就是嫂嫂的跟屁虫。嫂嫂外出,特别是夜间,总要带上杨帆。杨帆后来明白,那些追求嫂嫂的人,一有机会就要来纠缠她,嫂嫂为了摆脱纠缠,以示清白,所以带上他。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