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拯救爱情的秘方

作者:罗旋文





  吕品有一对异常的慧眼,能透视洞察男女之间的情爱,分辨出真伪虚实。常有人找上门来,请他预测围城的气候,爱河的风浪。
  他的预测有很高的准确率,但他极力否认自己有特异功能。因为他的慧眼是后天形成的,一只属于自己,一只属于妻子田淑君。
  
  田淑君听了称赞吕品的话,心里甜滋滋的,越发觉得自己嫁了个好丈夫
  
  吕品与田淑君婚后分居两地,天各一方。二人都不愿放弃岗位,双双过着单身生活。两年后,田淑君终于为爱情作出牺牲,辞去难得的职位,来到吕品身边,甘愿为丈夫的事业作铺路石。吕品受到感动,更加深化了对妻子的爱。
  同一单元楼上,住着一对欢喜冤家,过不了几天安宁日子就要吵一架,摔碗砸东西,楼层隔音效果差,楼下听着就像暴风雨降临。
  一次,吕品听到楼上交战,对田淑君说:“我们结婚后还没吵过架,要不要吵一次?”
  田淑君应战:“好哇!吵就吵,你说吵什么呢?”“随你的便,你先开战!”“不,还是你先来!”
  两人互相谦让一番,吕品才挑战:“我对你有个意见,明知我没辣椒吃不下饭,你做菜老是忘了放辣椒。”
  田淑君应道:“说话要凭良心,自从跟你在一起,我这个一沾辣椒就上火的人,为了迁就你,每餐都要往菜里放辣椒;炒菜的时候,辣味呛得我好难受,又打喷嚏又流眼泪,你知道么?”
  “真有这么严重?我不知道你对辣椒这么过敏!咳,以后菜里不放辣椒,给我买瓶辣酱好了。”
  “该放辣椒的菜我还是放,要不你会觉得我做的菜寡淡无味,吃不下饭的。”“难为你了!你对我真好!”
  田淑君扑哧大笑起来:“这哪像吵架?”
  “难道要像楼上那样?”
  “东西不要砸,架还是要吵,现在对你提出一个警告:我要你每天晚上刷一次牙,你老是打马虎。今后再这样,我就不让你上床。”
  “谁说我打马虎?今天我就刷过了,不信你检验检验!”吕品说时张开嘴巴送过去,让她检验,结果是一个长吻。
  唇吻前,吕品习惯先吻她的眼睛。那是一对星眼,晶莹可鉴,流盼有神。
  正吻着,有人敲门,楼上那对吵完了架,丈夫小孙下来找吕品诉苦。吕品批评小孙:“你们夫妻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动不动就吵,有什么吵头?”小孙诉道:“你不知道,我跟她性格合不来,兴趣不同。拿审美观来说,外面流行什么,她就追求什么,奇装异服,俗不可耐;还喜欢把一头美发染得红不红黄不黄,像个妖精……”
  吕品笑着摇头:“女人的事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宽容一些,就可相安无事。”“我看不顺眼就要说她。像你爱人那样清纯朴素,落落大方就好了。”小孙唠唠叨叨说了许多,见吕品有事忙着,自觉没趣,讪讪地起身走了。
  过了一会儿,小孙的妻子小杨又来敲门,田淑君开门见是她,笑道:“你们两口子排着队来。”
  小杨气嘟嘟地问:“刚才小孙说了我什么坏话?”
  吕品解释:“他没说什么,只说你们两口子性格兴趣有差异。”说完进房看书去了。
  田淑君给小杨一杯饮料,劝道:“你老公是个难得的正派男人,以后少吵一点,吵架最易伤感情。”
  小杨在沙发上坐下,诉道:“他不是正派,是老派,一点不懂浪漫;特别让我伤心的,他是个ED!”
  田淑君不懂:“什么ED?”
  “这也不懂?可见你先生表现不错,不像我家那个,上床行事‘唔掂’,要请伟哥帮忙。”
  田淑君懂了意思,说道:“这种毛病能治好的,你不要给他精神压力,男人不行,双方都有责任。”
  “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增加自身色彩,给他诱惑,刺激,可这人一点不通情趣。我真后悔,嫁了一根木头做老公。像你家先生这样就好了,又酷,又帅,又没毛病!”
  田淑君听了称赞吕品的话,心里甜滋滋的,越发觉得自己嫁了个好丈夫。风度翩翩,性情文雅,结婚几年,没吵过架,又不存在ED问题。
  田淑君美过之后,却在脑中寻思,如今社会对男人诱惑太大,各种应酬要到酒色场所,什么异性服务,一夜情,婚外恋,包二奶,到处是腐蚀男人的陷阱。吕品会不会在钱灾、性灾中被腐蚀呢?
  她生性敏感,有种超前的危机感,担心越是珍贵的东西越易失去,于是开始注意丈夫的一举一动。她要用无微不至的温情,精诚炽热的爱心,编织一条无形的软链,牢牢地拴住丈夫。
  
  吕品觉得田淑君对他的约束,是爱的专制,他现在很需要自由
  
  田淑君购置了很多保健用品:血压计,按摩器,电子健身仪,每天限他吞服从A至E的维生素,以及液体钙、卵磷脂、螺旋藻等保健品,晚上还不时有莲子百合白木耳等宵夜。他喜欢吃的东西,她寻遍城市每个角落,为他买来。
  吕品有个毛病,对身边琐事记性不佳,于是离家后常会在提包里、口袋内发现小纸片,上面娟秀的字体写着叮咛的话,提醒他到时候吃药、喝水、活动眼球和关节……田淑君还不时用手机督促:“吃药没有?”“喝水没有?”“活动没有?”同事们摸到规律,听到他手机响,就打趣他:“该吃药了!”“该喝水了!”“该活动了!”
  双休日,田淑君总要拉着吕品逛超市,采购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她把这当作一种乐趣,吕品却把这当作负担。有一次,他瞅她聚精会神挑衣服,悄悄离开她,溜到书报部浏览杂志。看得正有味,忽听超市广播:“吕品注意:听到广播,赶快来播音室,你妈妈正在找你!”吕品听了纳闷,妈妈在外县,怎会来这里找自己呢?到播音室一看,原来是田淑君。播音员见他应召而来,先是一愣,继而笑道:“对不起!我把你当小朋友了,误会误会!”吕品一脸尴尬,田淑君却大笑起来:“谁叫你像小朋友乱跑呢?”
  吕品读过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他觉得田淑君对他的约束,是爱的专制,他现在很需要自由。
  一天,吕品兴奋地告诉田淑君一个喜讯,他提升为副总经理了。田淑君高兴了几天就发起愁来,担心吕品地位改变,权力上身,会破坏夫妻关系的平衡,打乱自己相夫治家的理念。
  果然,吕品从此讲究形象了,一身名牌,在外活动的时间也多了。下班回家,她想和他说话,他却不时有电话追来。尤为令她担心的是,他不回家吃晚餐的日子也多起来,晚上常有应酬,深夜才回。她闻到他的酒味总是对他说,酒是伤身迷神之物,叮嘱他少喝,最好不喝。他对此感到为难,解释说,现在喝酒就是工作,许多合同协议都在宴席上敲定,他无法免俗!
  她不能让刚上任的丈夫失职,也无法使丈夫清高到不沾尘污。于是在枕边对丈夫婉转提出,为了保家卫夫,她要担任家庭纪检员兼监察员。他没有反对,还附议说,如今到处是圈套和陷阱,今后你发现什么问题,及时提个醒,因为旁观者清。
  经过思考,她认为对丈夫威胁最大的不是酒,而是色。以吕品的仪表风度,加上待人热情和气,对女性具有很大吸引力。晚上,夫妻行事后,她温存地依偎着丈夫,半开玩笑地问:“假如有第三者投怀送抱,你会搞一夜情么?”
  “假如?不要问这些不存在的问题。我提升以后,你好像不放心?”
  “希望你能让我放心,要不,我去保险公司投保!”
  “可惜没哪家保险公司有这个险种。为婚姻爱情保险,保险公司得关门。你应当信任我,我会珍惜我们的婚姻;但你要给我活动空间,因为我的事业在社会。家庭是加油站,不是囚禁所。”
  “这我知道,我会做一个贤妻,如有必要,就做你的专职太太。”
  田淑君不失为知书达理的女性,但她耳闻目睹社会不良现象太多,心理常常处于矛盾之中。一天,她的一位女同事流着眼泪来上班,诉说她的丈夫被人绑架了,不是黑社会,是黄社会。第三者防不胜防,她上告无门,最后只有赌气分手。这事震动了田淑君,一对原本恩爱的夫妻,怎么说离就离呢?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