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鬼子来了

作者:枯 泉





  家破被俘
  
  1938年深秋的一个黎明,豫西南牛王山李家冲,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一个中年人慌慌张张地擂开主人的房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寨子被土匪围着了,有几十号人哪!”庄主李黑吞慌得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就命令来人带领家丁护送家眷从后门逃命。谁知刚到小角门,“叭叭叭”一阵枪响,来人拖着李黑吞的孙女儿李翠花冲出小角门,回头一看,其余人都被堵回了寨子。
  “马二叔,我爹……”马二叔拖着翠花一口气跑到后山的枫树林里说:“藏在这儿别动,我去接你爹妈出来。”翠花一把拉着马二叔颤抖着说:“我怕!”“别怕,有我哩。”马二叔安慰说。翠花一头扎进了马二叔的怀里:“你别走,他们会出来的。”被唤做马二叔的汉子三十多岁了,还没沾过女人,这时心里一热,不由把十六岁的翠花紧紧搂进了怀里。远处的枪声让两人身子一耸,马二叔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在翠花那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转身就朝山下的寨子里冲去。
  翠花用手摸着被马二叔亲过的脸,心里甜甜的。那一刻,她把外面的一切全都忘了,心里只有马二叔魁梧的身影。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再一次枪声响起,才把翠花重新吓醒,她赶快蹲到枫树丛里头也不敢抬起。
  翠花在枫树丛里从早上一直藏到午后,马二叔也没有回来,寨子里的枪声,一直响到后半晌才渐渐稀疏下来。
  但寨内燃起了冲天的大火和滚滚的浓烟,一直持续到天黑。翠花盘算着土匪已经走了,便钻出枫树林,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寨子摸去。
  寨内很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在北风的吹拂下,房屋、柴垛、窗户的余烬还在闪烁,她隐约地看到那棵老柿树上还挂着一个人。看到这一切,翠花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她站在寨外观察了许久,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之后,才朝寨门走去。
  翠花的脚刚刚踏进寨门,背后忽地一双手将她死死抱着,她吓得没能叫出声,就被人捂了嘴,捆了手脚,装进了一个麻袋里。
  
  魔窟得救
  
  刘矬子的手指捧起翠花粉嘟嘟的小脸儿,色迷迷地说:“这小妞的脸蛋儿还不错。”“呸”李翠花一口唾沬吐到了刘矬子的脸上。刘矬子乐了:“爷儿们喜欢的就是这种带刺的小妞儿。”说着,脸色一变,“臭丫头,你爷爷李黑吞怎样整冶我,我就用同样的法子整治你。听着,都给我喝酒去,待会儿让你们放排枪。”听了这话,众匪徒兴奋得嗷嗷乱叫,只有一个人一声不吭地看着翠花。翠花的脸色吓得惨白,真想一死了之,怎奈手脚被紧紧捆住,欲死不成,只好破口大骂。刘矬子一见,用一团臭布塞住了她的嘴。这时,那大汉问刘矬子:“刘爷,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刘矬子道:“你是客人,当然不知道了。这丫头的爷爷李黑吞当年剿了我的家。要不是我刘矬子的腿快,早成刀下鬼了。他李黑吞逼得老子更名换姓,直到今天才算报了这血海深仇。
  李翠花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漆黑的山洞里,只剩下李翠花孤零零一个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吱扭”一声打开了。翠花看到一个人悄悄地摸进屋里,立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人进屋后,低声说:“别出声,我带你出去。”翠花不相信土匪窝里会有好人,听声音,好像是刘矬子的那个客人。那人解开李翠花身上的绳索后,又递给她一把刀说:“拿着。跟紧我。”李翠花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跟在这个人身后便出了关她的山洞,听到的全是吆五喝六的划拳声。
  这人领着翠花避开主洞,从一处偏洞往外摸索着。临近洞口却见两个土匪把守着。那人对李翠花说:“你守在这儿别动,我去把他俩指使走。”
  李翠花不放心,也向洞口悄悄移动。不料,脚下蹬动的一枚石子惊动了守洞口的匪徒。“谁?”
  “是我。”那人应声道,“二位兄弟辛苦了。我替刘爷来给二位兄弟送瓶酒犒劳犒劳。”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两瓶酒来,朝两个匪徒送过去。
  “呀,是客爷。”两个匪徒接过酒献媚地笑着。
  “二位兄弟多留点神,弟兄们正在欢庆,可别叫仇家摸进来了。”
  “客爷请放心,除非是神仙才能摸进来。有俺二人在这儿守着,外人想进来,没门儿!”
  “混帐!那是啥?”那客人脸色陡变,手指洞外喝道。
  两个匪徒一激灵,顺着客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客人手起刀落,一个匪徒连哼都没哼就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另一个匪徒,见此大惊失色,慌忙朝洞内跑去,正好撞到李翠花的刀尖上。
  这客人叫赵漫山。他们跑了多时,估计已经出了刘矬子的领地,赵漫山站住问李翠花:“你有地方去吗?”
  李翠花不答,反问道:“你救我。图啥?”
  赵漫山摇摇头,说:“我不忍心看着你被他们糟蹋了。你要是没有地方去,就跟我去一个地方吧,那里的人都是贫苦人,他们都会对你好的。”
  李翠花不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牛王山,咬牙切齿地暗骂:这群畜生。姑奶奶我一定要报这仇!她回过头对赵漫山说:“此恩后报,我自有去处。”说完,撇下赵漫山头也不回地朝正北走去。
  
  投主报仇
  
  十几盏猪油灯把牛王洞照得雪亮。李翠花面对着几十双饿狼一样贪婪的眼睛,把自己的衣服从苗条的身体上一件件地剥下来,最后只剩下一件红兜肚。高耸的乳峰在红兜肚里面一起一伏,配上光滑修长的大腿、红艳艳的脸蛋,浑身上下充满了性感。周围二十几条光杆汉子嗷嗷乱叫。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刷地脱下褂子,淫笑着朝李翠花逼近。
  李翠花的小脸蛋憋得绯红,霍地从红兜肚内抽出一把尖刀对准了自己的心窝,杏眼圆睁:“王大头!”那被叫做王大头的一愣,惟恐眼前玉人儿香消玉殒,一边退一边说:“别,别。有话你说。”
  李翠花把尖刀从胸口移到脖颈,然后从上到下慢慢划过,一双高耸的乳峰便从肚兜里跳了出来。一群贪色不要命的光杆汉子此时大气不敢出。“姑奶奶我今天找你们来,就没打算让身子干净着走出去。有种的去把刘矬子的人头拿来,姑奶奶我让你们一齐上。”
  “像个爷儿们。”王大头拣起李翠花脱下的衣服,朝她跟前一扔。“就凭这血性,我王大头今日破例为你卖次命。”他穿上脱下的褂子,把手一挥:“弟兄们,走。拿刘矬子人头去!”
  翠花整整等了一天,终于等来了洞外的脚步声。
  “妈啦个巴子。”随着一声愤怒的吼叫,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骨碌碌”滚了进来,人头后面紧跟着走进王大头。王大头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噼哩叭啦”就是一阵耳刮子,接着又一脚把她踢出老远。李翠花知道王大头为什么要打她,她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王大头愤怒地狂吼:“你这个骚货,为了这颗人头,你害了我二十五条兄弟的命。今日老子要用你的鲜血祭我的兄弟。”边吼边朝李翠花逼了过来。
  李翠花见仇已报,对死也无所谓了。她“嚓”地一声把自己的褂子撕开,指着自己赤裸的胸脯说:“我佩服你王大头是条汉子,拿刀子朝我这里来。”
  王大头没有退却,继续朝李翠花步步逼近。李翠花面无惧色,镇静地看着他。突然,王大头把手中的刀“当啷”一声扔了,猛地扑向李翠花娇嫩的身子……
  
  恩人挡道
  
  第二天一大早,王大头对李翠花说,他得下山,到龙潭去找黑龙。
  找黑龙?那可是刀尖舔血的事。曾听马二叔说过,那黑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王大头折了二十几名兄弟,他这是要去投奔黑龙呢!这都是她害的!她现在既然是王大头的人了,王大头决定的事,那就是自己的事。她一把抓住王大头的手说:“要去杀人,我跟你一块去杀。要死,和你死在一块。你说上哪儿,我跟你走。”
  王大头用手捧起她的脸蛋注视了很久,说:“听我的话,在牛王洞里等着,我这次去不会死的。等黑龙他们接受了我,我就回来接你。”说着把一把小手枪塞进她的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