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段祺瑞为何反对袁世凯称帝

作者:刘兴雨





  在反对袁世凯称帝的声浪中,人们记住了孙中山、蔡锷,却忘记了另一个人,那就是段祺瑞——袁世凯最得力的部下。
  说起来,段祺瑞和袁世凯的关系可是源远流长。1896年袁世凯奉命到天津小站督练新军,一天他发现少了一人,那就是段祺瑞,他连忙问道:“段祺瑞呢?段祺瑞怎么没来?”一旁的唐绍仪告诉他,段正好回家完婚去了,但已经发电报催他尽快来报到。段回家之前并不知道被调往小站协助袁世凯练兵。接到电报颇是为难,一边是人生大事,一边是军令如山。
  正在为难之际,忽然接到袁世凯电报,一是说婚姻大事先办,去小站之事可延几日;二是贺喜,并有银票一张,作为贺礼。段办完婚事,赶回小站,袁世凯率领一批将官,亲自迎接,并邀段同上一辆车回到军营。几天后,段祺瑞在一家饭店举行婚宴,招待小站同僚。婚宴结束后,饭店老板告诉段祺瑞:“袁大人已经吩咐了,所有花销全记在他的名下。”从此段对袁世凯忠贞不二,成为袁世凯的左膀右臂。
  可左膀右臂并不等于心腹,就像袁世凯要当皇帝,外面传得沸沸扬扬,段一开始还为之辩护。后来段的叔叔问他:“老头子有此意思,你看法如何?”“万万使不得!”段祺瑞毫不犹豫地说,“此种事必遭天下人反对。”他还就传闻问过袁世凯,袁矢口否认。
  等帝制活动逐渐公开时,段祺瑞基于当年的知遇之恩,依然苦口相劝:“总统,祺瑞自小站跟随总统,鞍前马后,将近20年,总统知遇之恩,祺瑞没齿难忘。如今,国势危殆,倘有变动,后果不堪设想。祺瑞无知,赤诚可鉴,望大总统三思。”袁世凯也装作推心置腹的样子说:“芝泉,你是我的老部下,难道还不了解我吗?我可以告诉你,皇帝我绝不做的。如今我这个大总统与皇帝有什么不同?如为儿孙计则更不可。克定是个残废,其他几个也都无此才能。你尽可放心,不要胡思乱想。”段祺瑞一片忠心,袁世凯却在考虑由谁来接替他任陆军总长。
  袁世凯要当皇帝一时走火入魔,段还是要劝阻,别人怕他遭嫉恨,就劝他别去,他说:“个人进退得失事小,国家安危事大。”他不能眼见袁自取灭亡而不顾。
  段祺瑞的虔诚被袁世凯认为是背叛,开始对他不满了。老段也不是一般人,哪能一点火候看不出来?于是,在1915年5月31日,段祺瑞称病请假,袁世凯正愁没有借口赶他,赶忙答应,假期一满,老袁就把老段的职务给撸了。袁世凯登基他也没去参加,在公馆里对自己的亲信徐树铮慨叹:“项城作孽啊!”
  后来,叔叔劝段祺瑞说:“老头子向来器重你,可你在帝制问题上却一直顶牛,他怎能不生气呢?何况,总统、皇帝还不是一回事,你何必太认真?”段祺瑞却皱着眉说:“那可不是一回事。项城做总统,见面只要敬礼、拉拉手就可以了,如果做了皇帝,见他就得磕头,话也得跪着说。我最恨这种长子变矮子的把戏。”他还说:“我不是为个人计较,老头子对我个人怎样,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恢复帝制,必将弄出大乱子来!如果真心为总统好,就应直言相劝,切不可推波助澜。”
  事情就总是这样阴差阳错,段祺瑞反对袁世凯称帝,恰恰是段对袁世凯忠诚和负责的表现。可惜袁世凯不但不领情,反倒想算计他,真是让人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