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2期

美国对中国出兵朝鲜的误判

作者:沈音儒





  美国五星上将布莱德雷,二战时率部远征北非和欧洲,战功卓著。战后任美军第一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积极参与策划侵朝战争和对新中国的军事封锁。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他详细记述了朝鲜战争的过程,披露了美国是如何误判中国的反应,决策发动侵略朝鲜战争的。
  
  不想冒险在朝鲜与红色中国作战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在1950年复天讨论朝鲜问题时,把目光盯在莫斯科身上。我们认为最大的潜在危险来自于苏联入侵欧洲。因此,我们基本的观点是尽可能迅速结束朝鲜战争,把部分陆军师调回美国本土,作为机动力量;并把部分部队部署在欧洲,作为北约部队的骨干力量。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想把在朝鲜的战争“扩大”成为与中国共产党和苏联部队的战争,尤其要避免冒险把朝鲜战争扩大成与中国的战争。
  国家安全委员会直到9月1日才正式公布第8l号报告。一方面,它认为越过三八线肯定会挑起苏联或者中国共产党的反应——而且有可能是干预;另一方面,它又建议,如果没有迹象显示苏联或中国共产党会干预,“为了消灭北朝鲜军队,应该授权麦克阿瑟在三八线以北实施军事行动,包括两栖和空降以及地面行动。”
  此后,这份报告在措辞上又进行了一些小的变动。我们最终批准了这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8l—1号报告。9月11日,总统正式批准了这份稍微改动的报告。
  我们最初干预的目的是要“拯救”南朝鲜。而现在我们扩大了战争的目的———完全消灭北朝鲜军队和实现全国的政治统一。我承认,在中国共产党或者苏联可能干预的情况下,这一步极其危险。
  
  美国高层严重误判了中国人的反应
  
  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其他所有人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们严重误判了中国共产党对我们越过三八线的反应。
  在战争初期,7月6日,联合情报委员会估计中国共产党在东北部署了56.5万人的部队(其中7万朝鲜人)。在北京和天津附近部署了21万。8月下旬9月初,麦克阿瑟的情报处长威勒比将军报告说,一大批“正规军”正在调往中国东北。到8月31日,正规军的总数翻了一倍,从11.5万增加到24.6万人。到9月21日,数量又几乎翻倍,增加到45万。参谋长联席会议和麦克阿瑟都没有对这些不断增加的部队数量产生足够的重视。
  尽管中国部队大规模调往东北地区,华盛顿和东京的情报部门还是一致认为,红色中国对朝鲜问题的干预,按照艾奇逊的话说,是“不大可能的,除非苏联想发动一场世界大战”。
  
  不相信中共会与装备精良的美军交手
  
  我们指出:在与苏联接壤的朝鲜东北各省或在中国东北边界附近,不得使用非朝鲜部队。麦克阿瑟的部队“不得在任何情况下”,越过苏朝或中朝边界,他的海空部队不得以中国东北或苏联领土为军事目标。
  当我们的命令发到麦克阿瑟手上的时候,仁川登陆的成功已经将中国共产党插手南朝鲜的可能性降低到了零点。
  麦克阿瑟在收到参谋长联席会议发给他的这些命令后,于9月28日答复如下:
  根据我于1950年l0月1日向他们提出的要求,如果北朝鲜军队不投降的话,我将部署作战任务,进入北朝鲜消灭他们。
  你们将会很快拿到计划的细节。目前没有迹象显示苏联或者中国共产党的军队会进入北朝鲜。
  
  中国外交部发出严重警告
  
  朝鲜战场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在中部和东部的韩国军队继续迅速向北进攻。在西海岸,沃克的第8军经过补充和重组,其第l骑兵师10月7日越过三八线。
  与此同时,华盛顿开始收到来自北京的不祥信号。这些信息最初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但是10月3日我们从在伦敦和新德里的英国外交官那里获得情报,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召见潘尼迦,并告诉他,如果联合国军,除了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中国将派兵越过边境,保卫北朝鲜”。
  但国务院高层的意见是,周恩来的声明完全是虚张声势——是苏联和中国企图挽救北朝鲜政权的一种联合外交努力。
  10月9日,麦克阿瑟向北朝鲜广播了劝降的最后通牒。第2天,北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在平壤发表广播讲话,拒绝接受最后通牒,并说朝鲜人民“在斗争中并不是孤立的,得到苏联和中国人民的坚决支持”,等等。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出严重警告:中国人民坚持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坚决反对美国及其仆从国扩大朝鲜战争……侵略者必须对其扩大侵略的狂妄行径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这份声明发出4天后,10月14日,大规模中国军队开始越过鸭绿江,从满洲里进入北朝鲜。(此处美国军方情报有误。1950年l0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少数先头部队进入朝鲜,大规模入朝参战是10月19日。译编注)在随后的两个半星期内,跨过鸭绿江的中国军队达18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