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惊天奇案(下)

作者:何 马





  前情回放
  
  深夜一点,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着。吴志光眼皮直打架,却还得硬撑着,没办法,谁叫他拉了一卡车钢材呢?货很急,必须在早上七点前送到,可偏偏碰到个好哥们,没办法,说什么也要去喝一杯。
  货车驶进城里,当时街上空荡荡的,吴志光就在半醉半醒间将油门一踩到底。突然,前面跳出一个黑影,横在路中间!吴志光虽然有几分酒意,却还能看清,那是一个人!他心中一惊,酒也醒了一半,左边有条小巷,他本能地拐了进去。
  进了小巷,吴志光更是大惊,小巷里也有个人急急走来。刹车,紧急刹车!吴志光只感到车身微微一震,好像一个东西被撞得飞了出去。吴志光下车一看,一个人血肉模糊,躺在了地上。吴志光伸手一探,没气了!他慌了,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摸出来,一看,哎呀,喝醉酒,竟然错拿了兄弟的手机。管它呢,先报120吧,一按键,没电了!
  吴志光气得直跺脚,今天是不是撞了鬼,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他突然想起,刚才转角处有个公用电话亭,他马上朝转角处跑去……
  刑侦处处长冷镜寒接手了此案,凭借多年的刑侦经验他觉得这不是一起寻常的车祸,但找不出什么头绪,就向侦探韩峰求助,在韩峰的慧眼之下,车祸背后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吴志光撞人后,自己报了警,调查发现死者叫梁兴盛,是一家私企老板,他的企业刚刚申请破产。在企业破产前,他给自己买了一千多元的意外伤害险。虽然只有一千多元,发生意外身故时,最高赔付额可高达五十万。
  当初,冷镜寒怀疑梁兴盛是故意骗保,但韩峰并不这么认为,他就到车祸现场调查,先查看周围的地形,又取了些混有血迹的灰尘,又爬上街角的电线杆张望,最后来到街对面,一家服装店正在换门口玻璃橱窗上的玻璃。
  韩峰在撞人的地方停留了很久,反复观察。这是个丁字形路口,街角便是路灯,从小巷正对出去便是卖衣服的小店,小店有个大大的玻璃橱窗。事发那晚,橱窗的玻璃被打碎了,梁兴盛可以用橡皮绳,一头系在小店屋顶,垂下来个橡皮人,将橡皮人放在橱窗里,橡皮绳另一头绕过路灯高处的横梁;听声音可以判断车辆的大小,看车灯可以知道车辆离路口的距离,等时机成熟,他一拉橡皮绳,便造出有人跳到路心的假象,任何稍有经验的司机都会选择拐进小巷,他就可以自己撞上去,他手一松,那橡皮绳就能带着假人飞上屋顶。若他有同谋或是告诉了妻子,将假人收拾一下,便天衣无缝了。
  根据吴志光的供词,他当时的确是看到一个人突然跳出来,来不及刹车,才拐弯进小巷的,没想到拐进小巷就撞到了人,但那个突然跳出来的人却神秘失踪了。
  韩峰觉得这不是一起简单的骗保案,就到被害者家里调查。
  韩峰来到下湾开发区,这里原是市里最大的一片规划开发区,谁知道,建至一半,便有人举报,开发商大量使用劣质钢材和水泥。这件事被媒体曝光后,开发集团的负责人携巨款潜逃,开发区里留下大片的烂尾楼。市里也想重新开发,可一直没人敢接,一方面要大量的投资,而另一方面要将原来的楼房全部爆破,算完这笔费用,就没有多少利润了。当时正值市政府换届,于是开发区的事就拖了下来,一拖便是六年。
  这六年里,那些房屋就成了流浪汉、拾荒者、乞丐们的栖身之所。梁兴盛的妻子卢芳和她的儿子梁小童就挤在这破旧的小屋内。韩峰大吃一惊,就算再不济,毕竟梁兴盛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的家怎会破落到这种地步。询问后才知道,原来,梁兴盛早年得意时,养了个情人,回家经常打骂妻儿。梁妻一怒之下,带着儿子离开了梁家。没多久,梁的公司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而他的情人把他的积蓄榨干后,不辞而别,梁兴盛真的变得一无所有了。
  梁妻文化不高,城里也没有亲戚,只好靠捡垃圾维持生计;梁小童今年十岁,平日便与妈妈一起捡垃圾,靠微薄的收入继续读书。
  韩峰有点明白了:五十万数字不大,但无疑足够改变这两母子的生活。
  韩峰看着破旧的四壁,又看看卢芳,她的衣服很旧,但是很干净,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有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尽管穷困潦倒,但有股特别的气质。
  其实,卢芳是在演戏,不过这点很快被韩峰的“火眼金睛”识破了——卢芳的身上隐约有高级香水的味道,这绝不是她这种家庭能消费得起的,但韩峰并没有点破,继续暗中调查。
  韩峰回赶到警局,和冷镜寒一同赶到停尸库。但梁兴盛的家属已经将尸体领走了,这也没办法,只是一起普通车祸,亲属有领走尸体的权利。韩峰调出了尸检报告,又发现了新的疑点:尸体肋骨断了三根,一根刺穿脾脏,大出血而亡。
  当时吴志光开的可是载满钢材的东风卡车,净载重十五吨,他超载到了四十五吨。一辆四十五吨的大卡车与一个几十公斤重的人相撞,只断了三根肋骨?难道这人的骨头是钢筋做的?这人身高一米七三,而撞他的东风车是平头的,车前有个杠,那杠的高度只有一米一二左右。人与车撞,首先发生碰撞的部位应该是最突出的部位,也就是说,那最重的撞击该在腰。还有,不管是从正面还是背面撞击,这人脊骨不断裂变形是很难的。但死者除了背部一团血渍外,一点磨损也没有。
  带着种种疑惑,韩峰再次调查,惊讶地发现现场地上的血迹是B型,而报告上死者的血型却是AB型的!
  他推断这是一起精心设计的谋杀。甚至可以追溯到吴志光与他的好朋友见面。如果凶手事先就知道吴志光要运钢材,而且知道他走的路线,就安排他的好朋友与他见面,让他醉酒,然后在丁字路口安排个人突然出现,让司机改变方向,将小巷里的人撞死。这样推论的话,那么这名凶手必须准确地把握司机出现的时间,以及小巷里的人刚好走到那路口的位置和时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无法进行得如此精确。
  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被撞的其实是另一个人。当时吴志光返回路口,去公用电话亭打的电话,那时他是看不到出事的这个地方的。而这一段时间,尸体被人换了。这就是小弄里出现血迹,而地上的血迹与尸体的血迹不符的原因。
  五十万的保额,他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们这样做,只是让警方以为吴志光所撞死的,是一个想骗保的人。从而被他们留下的线索误导。
  尽管现在还不清楚他们这么做的动机,不过以设计这样一个完美计划需要的人力物力推算,他们所图的,绝不会只是五十万这个数。现在韩峰他们所看到的骗保案,也只是冰山一角。
  警方成立了专案组,由韩峰、冷镜寒和几名干练的警察组成,值得一提的是新来的女警龙佳。她身材高挑,头发盘在警帽内,娥眉凤眼,清俏的鼻梁,两片红唇充满了诱惑,韩峰马上被吸引了。
  接着,韩峰委托潘可欣(保险公司调查人员,因当初怀疑梁兴盛是故意骗保而跟韩峰有过联系,还和他成了好朋友)从火葬场的档案里找出了车祸现场第一个死者的真实身份:曲明生,男,五十四岁,生前是彗星理财公司的一名老员工,做的是会计。
  这实在出乎韩峰的意外,理财公司对员工要求都十分严格,一位在理财公司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肯定会养成处处小心谨慎的习惯。他看过曲明生的照片,判断出他不抽烟,不喝酒,身体健康,精神不错。这样的人,就是人们平时所说的老好人,为人老实,勤恳。这样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死于车祸的概率要小得多。
  带着这个疑问,韩峰和潘可欣来到曲明生的家里,曲夫人告诉他们了始末:车祸第二天,家里来了四五个人,称是理财公司的经理和高管人员,说曲明生出了车祸,当时就不行了。怕我们伤心,所以没有打电话,而是特意来告诉我们,并带我们去医院看了他的遗体。他们说,晚上公司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因为曲明生是公司骨干人员,所以请他也去参加。没想到曲明生身体不好,开了一夜会后精神有些恍惚,早上一出公司就被车撞了,当场死亡。公司还给了曲家三十万抚恤金,又答应资助儿子大学的全部费用。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