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缉毒神探

作者:三月竹





  奉命出山
  
  2006年1月某日傍晚,A市公安局招待所。
  一个多月来协助A市警方侦破一宗缉毒大案的林剑锋忙了一天,回到招待所的房间,独自坐在沙发上想歇一口气。他今年45岁,中等个子,身板结实,方正的脸上透出成熟和沉稳,一双有神的眼睛流露出机智。他从警校毕业后,已在缉毒警察队伍里摸爬滚打快20个春秋了。因为他的出色表现,同行们都尊称他为神探老林。
  A市的案件已基本终结,这使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惬意,这些天夜以继日的操劳,他也确实感到有几分疲惫了,但想到快要回自己所在的S市了,就要与分别一个多月的战友和妻儿团聚了,他又不免有些兴奋,想趁今晚有点闲暇,打算去街上买点本地特产给妻儿……
  正欲起身,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S市公安局打来的,手机里传出张副局长焦急的声音:“老林吗?你那里的工作进展如何?”
  “报告局长,进展还算顺利,过几天我就可回单位了。”
  “那好,那好!现在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且紧迫的任务需要你出马,具体情况只能等你回到单位面谈,你能早点赶回来吗?”
  听说有紧急任务,林剑锋的精神马上振奋起来,且又是抓业务的副局长亲自来电话,可见任务非同寻常。他想了想,便果断地回答:“既然局里急需要我,我可以马上将这边的案子移交了,明晚就可赶回。”
  “嗯,很好!就这样定了,明晚9点左右,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等你。”
  
  翌日,火车正点到达S市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老林下了车,径直打的来到市公安局,来到张副局长的办公室。张副局长为他沏了一杯热茶,简单询问了一下在A市办案的情况,便关了办公室的门,神色凝重地直奔主题,压低声音告诉他:你出去之后的一个多月来,有大量的冰毒流入我市。我们抓获了一些吸毒者和本市的几个贩毒人员,经审讯,他们对犯罪事实都已供认不讳,但毒源问题一直是个谜。禁毒的关键是截断毒源,捣毁毒窝,然而时下的犯罪分子非常狡猾,这批冰毒的贩运和出售都是单线联系,本市的贩毒者也很难知道他们的最终“上家”是谁。不过有一个毒贩供认出,这批冰毒可能是从邻近“金三角”的Y省运抵我市的,老板可能叫梅花K,但毒窝的具体地点他也说不清,我们分析他仅作为在我市的一名“接货人”,可能真的不清楚。但从毒品的成色和包装鉴定分析,极有可能是在Y省地下加工的,他们很可能具有加工、贩运、销售一条龙的流水线或者说网络。这个案件很可能是一宗大案。
  张副局长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审讯笔录给他看,一边继续说:“为此,局领导认为侦察此案非你莫属,决定派你立即出马,深入Y省进行延伸破案。”张副局长还明确告诉他,“你这次的任务是找到这批冰毒的源头或者说地下加工窝点,获取可靠证据,以便我们将他们一网打尽。”
  “明白了。”林剑锋一字不漏地认真看着材料,仿佛要把那些字一个个吃下去似的。
  接着,张副局长又郑重地叮嘱他:“为了侦查工作顺利进行,你的这次行动一定要严格保密。这事只有局党组几个人知道,你与我单线联系好了,此外不能与其他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同事和你的直接上级——禁毒大队的领导们。因为据我们初步掌握的情况,这事牵扯复杂。这个任务你以为如何呢?”张副局长脸色亲切地望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林剑锋对张副局长说:“我是一名警察,组织上需要我什么时候出发我就出发,并保证完成任务!否则我就愧对这座美丽的都市,愧对生活在这里的上千万父老同胞了!”
  “好!老林,为了你的工作顺利方便,你需要我们提供什么条件和支持?”
  老林仔细想了想说:“现在智能化、集团化、武装化制毒、贩毒日益猖獗,毒犯反侦察手段日趋高明,因此需要局里帮助解决以下几项:第一,这次破案人员宜少而精,只需给我配一名年轻能干的助手,以便随时互相照应;第二,这次破案只宜便衣出行,得给我们每人一张特别介绍信;第三,请给我们各配发麻醉手枪一支,子弹5发;各配高灵敏度手机一部,且换上秘密号码;各配一支微型警报笔和一部微型照相机。”
  “好吧,你需要的东西基本都是现成的,我都答应你,明天上午来取吧。至于助手嘛……你们队里新来的小李怎么样?他可是棵好苗子,政治思想素质不错,只是少经验,嫩了点,很需要老同志带一带。”
  “行,我也应当有这样一个接班人了。”
  接着商量了出发时间,即在明晚赶10点整前往Y省的火车,局里派车送至火车站。商量停当,张副局长看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握着老林的手说:“时间不早了。你这一段时间很辛苦,而且又有新任务,只怕连过春节也赶不回来了,实在抱歉!请你代表局领导向你夫人和孩子表示歉意吧,现在你该回家看看他们了。”
  翌日上午,老林准时前往张副局长的办公室,在楼梯间意外碰上了正下楼的禁毒大队萧大队长。他见老林提前回局,先是一惊,一丝不易读懂的表情浮上他50岁的脸上。他犹疑了一下,最终只向老林扬扬手打了个招呼就下楼了。
  来到张副局长的办公室,小李已得到通知率先赶到了。张副局长关了办公室的门,打开保险柜,将老林要的东西一一交给了他们,并递过晚上10点的火车票,最后叮嘱他们在办案中有什么困难,要多与当地警方密切联系,多依靠当地群众,并随时与他保持联系。“是!”两人站起身,朝张副局长敬了个礼。张副局长也回敬了一个礼,握着他们俩的手说,“祝你们一路顺利!”
  谁知,他们刚出师就很不顺利,真是一路险象环生!
  
  车上遇险
  
  晚上9点多,林剑锋和助手小李来到了公安局大楼前,张副局长临时调来的一辆米黄色吉普车已在等候他们了。他们俩都做好了充分准备,穿的是便装,连皮带都换成了民用皮带,手里提着个不大的旅行包,俨然是一老一少两个生意人。他们互相这么一对视,都禁不住会心地笑了。
  然而出门不远,一辆鸣奏着有节奏笛声的黑色吉普车风驰电掣般飞过,一拐弯就不见了。说来也巧,当黑色吉普鸣笛掠过时,他们乘坐的车后突然出现一部中卡,也鸣响着同样的笛声,简直是与黑色吉普车一呼一应。
  糟了,难道一出门就有尾巴?敏感的林剑锋心里这样想着,便对司机说,“师傅,开快点。”可是车子一快,后面的中卡也跟着加快,像是咬着他们的尾巴不放。“开慢点试试。”然而中卡也慢了下来,两车始终保持着同样距离。“一定得甩掉它!请把车加到最高速度,多绕几个圈。我们提前下车!”他们的吉普车简直飞了起来,眨眼工夫就越过几条街道。林剑锋双目紧紧注视着前方,当车开到拐弯的暗处,他扯了扯助手的衣服,做了个下车的暗示,并告诉司机,他们下车后,小车不去火车站而绕道回家,他们两人则抄近路步行去火车站。司机点头表示会意。老林快速打开车门,与小李趁着车子的惯性像弹簧一样跳到暗处,吉普车却向前冲去,后面的中卡也闪电般地从他们身边驶过,朝吉普车追去。
  两人悄悄步行走向火车站。在路上,他与小李商量改变计划:这次行动,两人宜采取若即若离的态势,只在暗中照应,使外人看起来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如果一人遇到麻烦,另一人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暴露,这样即使一人有闪失,另一人仍可继续完成任务……
  他们迅速上了列车的一节软座车厢,各自找了个不在一起的座位故意拉开距离:小李坐在车门旁,老林则坐在车厢中部靠窗的位置,与小李对面而坐,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情况。
  他们本来可以趁此好好休息一下,但想到刚才在吉普车上所遭遇的一幕,谁都不敢放松警惕,更不敢睡觉了。于是,老林从口袋里掏出一面小圆镜,用金属夹子扯着胡须,看起来很安休。其实,他是在通过镜子的反射来观察周围的一切。他看到车厢内旅客并不多,也没有可疑之人,有几个旅客正在打瞌睡,才稍放宽了心。小李瞟眼看老林,只见他头戴一顶瓜皮帽,一副墨镜,西装革履,手上戴一副白手套,活像一个精明的生意人。小李差点忍俊不禁,打心眼里佩服老林的化装术。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