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

作者:采 梅





  我是你的地狱
  
  肖岚坐在桌前,一边听着电脑里的轻音乐,一边在网上闲逛。不知不觉间,时光悄然而逝,很快将近午夜了,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音乐播完了,房间出奇的安静,静得连一些极其细微的声响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人一旦过了睡眠的临界线,就会变得异常敏感警觉。
  肖岚忽然听到了一声异常的声音,她回头望了望,并未发现可疑之处,便又回到桌前。但是,刚才的异常声响让她心绪不宁,她的丈夫陈端生到外地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而这个看起来很简陋的位于七楼的家,他们刚搬进来三个月,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很陌生,这也是她迟迟不愿上床休息的缘故。生疏的环境让孤独的她感到一种没来由的害怕。
  忽然,电脑桌面上弹出了一张令她魂飞魄散的图片,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背影出现在图片中,一件白底印着紫色海棠花的旗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她荡人心魄的身姿。那女人正慢慢向她转过身来,但是,脸部却被黑色的长发遮住,只有她那双闪着邪恶的光芒的眼睛从头发的缝隙间露出来,模糊得像一个刚从坟墓中游荡出来的女鬼。那令人心悸的女鬼从梳妆台前站起来,姿态妖艳却又诡异地朝屏幕前走来。
  这是一种快要令人窒息的恐怖,肖岚觉得女鬼的那双邪恶的眼睛正穿过头发丝的缝隙间死死地盯着她看,就像一个超级自恋狂看着镜中自己的影像。她缓缓地走来,似乎很快就要从屏幕中爬出来了。肖岚顿时觉得遍体生寒,她想起自己也拥有过那样一件旗袍,白底印着紫色的海棠花。
  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眼睛却像生了根似的无法从屏幕上移开。
  那个令人魂飞丧胆的女人终于从屏幕上消失了,她刚想喘口气,却一下子像遭到重物猛击一般,整个人僵硬地挺在椅子上。
  屏幕上出现了几行血淋淋的字迹,那些字迹像一把把利剑,插向了她的胸口:
  “每个人都有秘密,但有些秘密注定会让人下地狱。地狱之门已经为你打开,我就是你的地狱,我就是你的判官。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趁着还活在世上,赶紧忏悔吧。”
  肖岚的全身都颤抖起来,她赶紧关闭了电脑,呆呆坐在桌前,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
  她惶恐地望了望四周,心底总觉得房间中隐藏着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逼视着她,那冰冷的仇恨的眼神像尖利的锥子一般正刺入她的大脑,似乎要凿穿她的灵魂,拷问着她的良心。
  “神啊,饶恕我吧。”她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呻吟,那是从她的喉咙中发出来的细若游丝的祈祷。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向黑暗里坠去,那是无底的黑暗,那是地狱的所在,那里有一个人正在等着审判她。
  她求救似的把手指伸向电话,战栗着拨了一串号码,对着话筒口齿不清地说:“端生,快点回来,我见到了幽灵。”
  她几乎没听清电话那端的人说些什么,失魂落魄地挂上了电话。
  她怔怔地坐在那里,像一具美丽的僵尸,而这间租来的窄小的房子就是她的棺材,她死死地盯着房门,似乎害怕盗墓者蓦然光临。
  突然,一阵激越的铃声响了起来,肖岚吓得忍不住跳了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才知道是手机响了,她拿过手机一看,是她昨天去应聘的那家公司的联系号码,她连忙按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肖岚小姐,你的条件很符合龙翔贸易公司的招聘要求,请明天准时来上班。很冒昧这么晚了打扰你,因为今天公司加班。”
  肖岚总算松了口气,她想,这是今天唯一的喜讯了。
  她决定上床休息,当她走到床边时,又发出了一声疯狂的惨叫,只见床前的玻璃窗外面悬挂着一具面目狰狞的魔鬼般的尸体,在夏夜朦胧的月光下,那尸体竟然和刚才电脑中出现的女鬼装束完全一样,她顿时感到了一种彻骨的寒冷,等她看清了那尸体迎风飘飘的样子,才明白那是一只塑料人偶。
  也许是楼上哪个孩子的玩具吧,肖岚这样安慰自己。现在的孩子,如果有两样玩具供他选择,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他们一定会选择魔鬼。这是一个魔鬼肆虐的时代。
  她急忙扯过锦被,把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锦被上刺绣的花朵像被风吹般簌簌摇动,很久很久,才恢复平静。
  “今天是五月十八日,注定是个黑暗的日子。”肖岚在锦被下边瑟瑟发抖。
  
  你为什么如此恐惧
  
  晨曦如水珠般从窗户洒进来,渗透入肖岚的眼皮,她的眼前恍惚出现了一个人的脸,那张脸上爬满了白色的胖胖的蛆虫,流淌着浑浊的绿色尸液,整张脸渐渐腐烂剥落下来,变成了一具白色的骷髅,整个世界都充满着腐败和血腥的味道,骷髅张大着如黑洞般的嘴巴,冷冷地审判般地问正在发抖的她:“你为什么如此恐惧?”
  一阵尖锐的闹铃声惊醒了肖岚的噩梦,她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望着朝阳笼罩的房间,觉得昨天夜里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许是自己的幻觉,或者只是一场梦,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只有这个安宁祥和的早晨才是实实在在的。
  她想起了一句名言:恶梦醒来是早晨。她使劲地摇了摇头,决定忘记那些让她深深恐惧的荒诞不经的想法。她绝对不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她咬着牙攥紧了拳头。
  她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她那海藻般齐腰的长发,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纤细修长的腰肢,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春天池塘般妩媚的眼睛,最诱人的是她那天使般的眼神,暗藏着原始的野性的光芒,会使男人甘愿为她沉沦,为她犯罪。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她打开门,憔悴不堪的陈端生铁青着脸一头撞了进来,他放下行李,异常惊恐地低低对肖岚说:“我夜里接到电话,心急如焚,搭一辆顺路的货车赶回来了,你真的见到了幽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肖岚看着脸色惨白、窘迫潦倒的丈夫,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结婚刚满两年,生活的旅途却跌宕起伏。当初,他们拥有一家小型贸易公司,过着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的上流社会生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们那家小公司的客户,在半年前像商量好了似的,全部不再与他们合作。并且公司还被莫名其妙地牵扯进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诈骗案中,陈端生差点进了牢房。最后,他们卖掉了厂房、别墅、汽车,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总算平平安安地渡过了一场劫难。
  十年河东转河西,命运的转轮把他们一忽儿送上五彩云中,一忽儿扔进沼泽谷地。陈端生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他不愿意在自己曾经风光一时的地方从事低三下四的供人使唤的职业,便打起行李到外面的世界中寻求机遇。但是,他发现,这个世界是很势利的,当你笑的时候,全世界都跟着你一起笑;当你的哭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哭。他辗转了好几个城市,没有找到一份可以让他稳定下来的理想职业,他的理想职业是既体面又舒服报酬高,但是这样的职业注定不会青睐只擅长吹笛子的陈端生。他一下子还不能适应这种虎落平阳的卑贱的日子。
  肖岚递了一条湿毛巾给丈夫,淡淡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诞的梦,醒来后迷迷糊糊地给你打了个电话,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不过,端生,我找到了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一个星期前,我在信箱中发现了一份本市龙翔贸易公司的招聘启示,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应聘,竟然被录用了。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就要去上班,第一次上班就迟到,会使老板讨厌的。你也知道,我前前后后换了好几家公司,只有这家公司的待遇很合我意。以后,你就不要到外地奔波了,我会担心的。我们要永远相守在一起。”肖岚尽量伪装的轻松下,是难以隐藏的忧心忡忡。
  “我们有一笔三万元的贷款下个月到期,肖岚,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十几万元的债务,就只剩下你了。”陈端生悲哀地搂着肖岚的肩膀,神情萧索地叹息。
  肖岚仰起头来抑制将要滑落的眼泪,她安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永远都不会好起来的!我们受到了诅咒,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冤魂的诅咒。肖岚,我不相信你昨晚只是做了个噩梦,昨天是五月十八日,是冤魂讨债的日子。我们将永远不会得到安宁。肖岚,我害怕,我恐惧,两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噩梦中,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我不愿意你知道我的恐惧……”陈端生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双手伸向半空乱抓,像一个濒临死亡的绝望的溺水者。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