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郭杰人断案之九

作者:伍维平





  杀人真凶
  
  有一年,青阳县为新考中的秀才们庆贺,十分热闹,许多人前往观看。这时候,学宫附近站着一个少女,看到一位秀才年少英俊,风度翩翩,心中爱慕,凝神注视,看得痴了,久久不能移步。
  少女的这番心思恰巧被旁边的一个卖婆(代人买卖物品之妇女)看出来了,卖婆走到少女身边,在她耳边悄悄说道:“这是我邻居家的儿子。你如果有意于他,我来作媒,成全你们的姻缘吧。”
  少女默许了。
  事后,卖婆找到秀才,转达了少女的爱慕之情,想从中撮合,竟被秀才断然拒绝。
  少女得知消息后,心情郁闷,神情恍惚,整日茶饭不思,丢了魂魄一般。哪知有一天晚上,秀才竟主动偷偷潜入少女闺房与其约会。少女大喜过望,自然投怀送抱,每晚迎送秀才,俩人过这如胶似漆的夜晚,不知不觉竟有月余,却无人知晓。
  忽然,有一天少女家中来了客人,少女父母腾出自己住房招待客人休息,把女儿安置在另外的地方睡觉,老两口睡在女儿床上。
  不料,半夜时分,有人潜入少女闺房,把少女父母的头颅砍掉而去,床上只留下两具血淋淋的尸身,惨不忍睹。
  次日早上,案情发觉,邻居报到县衙。知县郭杰人率曾虎踏勘现场,发现死者虽在家中被害,但东西并未短缺,房间里也没有翻动的迹象。再问少女及家人,都说家里没有丢失财物。那么,杀人害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郭杰人站在房中,左思右想,都不得要领。当他看到房中挂着少女衣物时,灵机一动,便问:“这张床上原来是谁睡的?”
  有人答道:“是这家人的女儿。”
  郭杰人恍然大悟,说:“噢,我知道了。”
  立刻令曾虎将少女拘押起来,上堂提审。
  郭杰人开门见山地问道:“老实供出你的奸夫是谁?免得皮肉受苦!”
  少女羞愧难当,悔恨交加,立即说出了秀才姓名。郭杰人即命令曾虎逮来秀才审问。
  秀才站在堂上,一脸茫然地说:“卖婆说媒的事情确有,但我已一口回绝。我从来也没有去过她家,更谈不上因奸杀人了。”
  郭杰人问道:“你如何证明你不在现场?”
  秀才说昨晚与某某等三秀才吟诗饮酒通宵达旦,并未分开,且三人均可作证。郭杰人叫曾虎传来三人,果然可以互证,秀才并无作案时间。
  郭杰人又问少女:“你说奸夫是秀才,他身上可有什么记号或者特征?”
  少女说:“他胳膊上有块瘢痕。”
  县令查看秀才胳膊,却光光滑滑,没有痕迹。
  郭杰人沉思片刻,忽然问道:“卖婆有儿子吗?”
  知道情况的人回答说有。他命令曾虎立即抓来,查看胳膊,果有明显瘢痕。
  郭杰人手指卖婆儿子说:“杀人凶犯肯定是你,若不招认,将受皮肉之苦。”
  卖婆儿子无奈之下,只好供认了作案经过。 原来,卖婆有个儿子浪荡无行,知道此事之后,便在夜间假冒秀才去与少女幽会,少女未能分辨真伪,委身相许。那一夜,他又去找少女私会,进入房中在床上一摸,摸到两个人的脑袋,便以为少女另有奸夫,一时醋心大作,杀人提头而去。
  至此,案情大白,秀才获释。
  
  病妇之谜
  
  秋末初冬的一个早上,郭杰人率曾虎等一行人路过邻县,忽然看到有几个人抬着一张床,在城外的一条小路上急急地行走,床上躺着一个病人,上面盖着一条大被子,从头到脚蒙得严严实实,只从枕头上露出一个发髻,发上插有一股簪钗,看来是个女人。抬床的是两个男子,床边还跟随着三、四个壮年男子,只见他们不时地用手把被子往病妇身下塞进去,好像是怕进风受凉。过了一会,抬床的两人显然是累了,于是在路边停下歇息,然后另外两个男子换着抬。
  看到这里,郭杰人立即命令曾虎上前去询问。
  “你们抬的是谁呀?”
  床边一个男子表情有些吃惊,想了一下才闪烁其词地说:“这是……我的妹妹……病在垂危……送她回夫家。”
  等这几个人走远后,郭杰人令曾虎换了一身衣服悄悄跟踪他们而行,看他们抬到何处。曾虎尾随走了几里,来到一个村子,到了一户人家门口,那几个人停了下来,门口已有两个男子在等着,迎床进去后,关上了门。
  郭杰人听完曾虎报告,立即转向进城,拜访邻县县令。
  寒暄之后,郭杰人问:“你们这城里最近发生了盗窃案吗?”
  邻县知县慌忙连连摇头说:“没、没有啊!最近本县很是太平,并未发生任何盗窃案啊。”
  当时,政府法令极严,如果什么地方发现劫盗,地方官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所以很多官员都忌讳说盗,即使有被盗被杀案,也往往隐而不言,以求无过。郭杰人深谙此理,没再追问,回到自己馆舍后,马上私下派了曾虎带领几名精明可靠的亲信出外暗访,查访半夜下来,果然查到城中有一富商在前一天夜里被杀,家产被盗。
  郭杰人传来富商的儿子,询问被盗情况,富商儿子竟然战战兢兢不敢承认。
  郭杰人知道他有顾虑,竭力安慰道:“这儿没有外人,你就放心说吧,我会给你抓到盗贼的。”
  富商儿子这才把父亲被杀,家财被盗之事详细说了一遍,然后声泪俱下地说:“请大人作主,给我父亲报仇雪恨。”
  郭杰人又去会见邻县知县,告知了富商被害的情况,然后一同商量了拘捕盗贼的计划。
  半夜三更,曾虎率一批身强力壮的衙役悄悄出城,趁黑来到那个村子,包围了抬进病床的那间房子,一拥而上,屋中八个盗贼一同落网。仔细一搜,果然从屋中的夹层搜出大批金银财宝。
  郭杰人与邻县知县当即升堂讯问,盗贼一看案情暴露,害怕受刑吃苦,纷纷认罪伏法。
  原来,那“病妇”竟是盗贼们在妓院鬼混结识的妓女,贼在盗窃富商家后,即与妓女合谋由她冒充病妇,怀抱赃物,躺在床上,混出城来,到此贼窝即分赃而去。
  至此,“病妇”之谜终于揭开。事情传开后,人们都赞叹郭杰人神通广大,明察秋毫。
  曾虎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问他:“当初,你怎么就知道这几个人抬病妇是假的呢?”
  郭杰人微微一笑道:“其实,这很简单的,但一般人不注意就不容易发现。你想。哪有一个妇女躺在床上能随便让人把手伸到被子底下去的呢?再说,一个病妇有多重?这么多壮汉居然要换肩抬,说明床上一定很重,又见他们不时用手去盖被护被,说明里面必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另外,如果真是病妇回家,门口必有妇女迎候,而这家没有妇女,只见男子在门口等候,而且见到病妇抬来,竟连一句惊讶询问的话也没有,这不是盗贼回窝的证明吗?”
  众人听了十分佩服。